淨 心 斎

§ 在[自我解放的冥想]中         2011/12/23 发表

 

 

自闭

自闭....被爱拒绝.....也拒绝去爱.....
自壁......用荆棘护牆.....
内心深处渴望的却是....爱......

被带粉红色的紫色拥抱.......
再给予一点绿意的生机.....
碰得....
需要很大很深的爱,才能化开荆棘.....

自闭...看到的全是自我...
当牆拆除了,自我也瞬间消失,
剩下的只是爱...
当爱大到与宇宙画上了等号...
才有能力感受到...似有似无的轻…

                ~黛君 2011/09/29/8:38PM

 


问啥?


生命没有答桉,
只要能自圆其说,
说服自己的心,
就是现下的答桉。


                                                  ~黛君 2011/01/13/7:10PM

放下


天下最难过的关是情关。
最难放下的是自己。



               ~黛君 2010年3月23日
                    10:22 AM

 

定心

生命是时空的产物,
只有带着过去的经验,
看到未来的远景,
才能在当下定下心来。


                   ~黛君 2010年1月5日
                       清晨4:48觉醒

 

独处

有能力独处的人,才有能力思考。
有能力思考的人,才有能力担当重任。

                  〜黛君于2009年12月22日

 

知觉

对每一个片刻有知觉,
即是活在当下。
知觉是脑知与心感觉,
当知觉越深刻,
便越有能量跳出生活的局限。

                  〜黛君于2009年12月1日

 

自由自在

“自由”或许难求,
“自在”却随手可得。
一个人若能同时得到自由与自在,
就不需要求神拜佛了。

“自在”是人与生俱来的禀赋,
只是不断地被人为的环境所剥削扭曲。
当人开始不断追求目标的时候,
即使给予他再多的自由空间,
他也无法自在地享用。
无法自在的人,
自由对他来说是无意义的。

“自在”或许属于孩童们的专利,
只要没有大人在他们身边
不时地耳提面命叮咛时,
你会发觉他们开始自得其乐地
尽情而专注地玩耍起来。
你如果观察久了,
或许就在那个刹那,
也会跟着融入孩子们的无忧。

当思想抛弃了过去,
又忽略了未来,
整个精力开始投注于眼前的生活时,
或许宝贵的生命便为“自在”开了一扇门。


                                           〜黛君于《流动的帆影》2004

 

快乐是什麽?

我问丈夫快乐是什麽?
他说:「跟所爱的人在一起。」
我得知他的快乐建立在我的身上。

我问姐快乐是什麽?
她说:「得到满足即快乐。…」
又补充:「是身心灵的满足与和谐。」
我不知要如何做,才能满足身心灵。

我说:「我的快乐来自于
能够感受到身边事物的美好。」
她回说:「那得建立在
身心灵的满足与和谐之后,
才能达到这个境界。」

原来快乐是如此多元化而充满依赖。
我要问:
「有没有不需要依赖任何因素
而自我产生的快乐?」

               〜黛君于2009年8月7日

 

成功度

如果这个社会 …
不是以名利地位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度,
而是以一个人能带给多少人快乐为度量,
则社会面貌会全面改观。


                                                    〜黛君于2009年6月12日

 

静 心

人必须先把心静下来,
才能享受悠閒的生活。

静心不难,
只要把挂在心裡的事情解决了,
心就会自然静下来。

问题是…
挂在心裡的事情,
未必能够一一解决。

不能解决的事情,
是不是只能学会放手?

问题是…
放手难学,
它只能被顿悟。

顿悟不难,
它只是刹那间的事情。

问题是…
人可能要花一生的莽撞、愚昧、折磨…
才偶然瞥见那一刹那令人顿悟的光芒。

如果没有机缘去瞥见令人顿悟的一刹那光芒,
那麽,放手变成不可能,
静心变成不可能,
享受悠閒的生活也变成不可能。

质能令时空弯曲,心境却造就一切。
如果“质能告诉时空如何曲度,
时空告诉质能如何行进”,
心境则告诉灵体如何在时空中曲进变化。



                                            〜黛君于2009年6月2日于Centre Bay

 

创 造

创造力来自实实在在的生活经验。
生活经验来自周遭活生生的人事物。
唯有融入其中,
才能捕捉稍纵即逝的生活瞬间。

生活瞬间不是抽象的产物,
创造力却是把它抽象化的过程。
而其成果则以实象表出


                〜黛君於2009年3月15日

 

觅 神

你说神存在,
我说你可能是对的。

你说神不存在,
我也说你可能是对的。

你说我没有原则,
我无法反驳。

我无法对无形的现象
做有形的断语。

在浑圆的太极图上,
你若处在极阳,
如何看得到极阴?
反之亦然。

唯有在划分阴阳的曲界河上,
你才能同时看到阴阳两界。

当你在阳中之阴
或阴中之阳的动点上,
你也可感受到对岸的吸引力。

或许只有在这样状况下,
你才能发现
神处於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黛君 於2008年5月13日

 

To Be or Not To Be

我以为我是,
结果发现我什麽都不是。

我以为我什麽都不是,
却又发现我是。

原来,当我是时,
才能感受到不是。

当我不是时,
才能看到是。

或许,只有走在潮间带上,
我才能让是与不是同时存在。


                   ~黛君 於2008年3月18日




回到赏文亭











Copyright © 2011 www.djbook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