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decided to think aloud from now on!

這跟以前有何不同?

以前是經過大腦才說,在這廊上是天南地北地胡思亂想,想到就說。

為什麼要這樣?

想讓自己的創作空間更大一點。

這叫自言自語,自問自答。

這跟發瘋了有何不同?

好像沒多大差別,只不過發瘋的人不知道自己瘋了,可是我的意識還知道自己在做瘋事。

為什麼要這麼做?

想知道沒經過包裝的思想能被多少人接受。

也想知道能讓自己的思想對外解放到什麼程度。

真的能夠什麼都說嗎?

好像還達不到這個境界!           

∼黛君
   2010/03/06

*****************************************************

去年底在台北,在姐的教會認識了那位一眼就能把人看穿的女牧師。她與我擁抱道別的時候,把我抱了好久,好緊,好像這世上只有她能讀出我深埋的傷痛來。

她在安慰我!那被我遺忘的疼痂,被她在擁抱我的片刻給碰觸到了!?

當她放開我的時候,很誠摯地對我說:「你人太真實了,很容易受到傷害。」

她說的一點都不錯。如果這世界上能多一點真實,我所受到的傷害就會減輕許多。

可是,因真實而受到的傷害是能被我接受的。若因怕受到傷害而包裝起來,只怕我會窒息而死。

事實上,從小到大受了這麼多傷害,好像免疫力也增強許多。

畢竟,我找不出想刻意傷害我的人;那些無意中傷害我的人,又都是怕自己受到傷害的人,我除了同情以外,還能生怨嗎?

人心好脆弱哪!

怕受傷害而包裝自己的人比真實面對而受傷的人更脆弱呢!         

∼黛君
   2010/03/07/2:53 PM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把文化藝術的欣賞能力與權利交到做市場調查的人的手堙H

市場調查來的數據真的能反應出文化藝術的價值來嗎?

如果當今消費能力最高的是青少年族,難道其他年齡層的文化藝術眼光都不算數了嗎?

我們能任憑商家利用市場調查數據來迷惑大眾對文化藝術價值的審美與判斷的能力嗎?

有人知道我在說些什麼嗎?還是大家都被『銅』化了?

還是我太"cynical"了?

∼黛君
    2010/03/08/4:04 PM

***********************************************************

許多好的想法是在躺臥的時後出現,走路的時候出現,和人說話的時候出現,做飯吃飯的時候出現……

可是一坐下來時,這些“偉大”的想法全都消失。

生活就是由這麼多瑣碎的片段組成。

 那些你認為重要的想法,沒記下來,過了就忘了,可見它一點兒也不重要。

而現在這不經大腦思考 而隨意寫下的東西,因記下來,又上了網,且被人看了,它就在這時空中有了一席之位!

可見任何事物、言論、思想、藝術、文化…甚至於關愛,只有做出來,說出來才算數。

若只放在心上,如同廢料一般,一點兒價值都沒有,還不能回收使用。

∼黛君
2010/03/10/6:18 PM

****************************************************

美哉,更年期!

這實在是我生命中的第二青春期。

第一個青春期的時候,我懵懵懂懂、不明不白地渡過。

現在到了第二青春期,我卻能清清楚楚、實實在在地掌握它,享受它。

成熟真好!

∼黛君
 2010/03/10/11:15 PM 

*******************************************************

早餐上看見對桌人不甚開朗的臉,激發了以下思緒,題名為《臉》

笑臉是年輕人的臉,

愁眉苦臉是老人的臉。

我們可以決定擁有一張年輕人的臉,

或是一張老年人的臉。

皺紋由歲月掌控,

年齡卻由心境操縱。

我覺得有高度道德的人會以笑臉迎人。

老是擺著一張臭臉給身邊人看的,實在需要再繼續修德。

∼黛君
 2010/03/12/8:17 AM

*******************************************************

你曾經狂喜過嗎?

如果不曾,你不知道真正的喜樂是什麼。

你曾經痛哭過嗎?

如果不曾,你不知到真正的悲傷是什麼。

人類被賦予了七情六慾的禮物,

我們為什麼不去善加體會它們?

好讓生命變得更加真實一點。

是怕受傷害嗎?

還真膽小!!!

不痛不癢的生命算是什麼生命?

∼黛君
 2010/03/13/6:04 PM

******************************************************

那年2004,在葡萄牙的南方Algarve區的小鎮Tavira上,我碰到一個小生命。

那天大雨剛歇,街頭巷尾沒有一個人影,

我們從古蹟出來的那道延長高牆顯得格外冷漠,

在這濕漉漉的石灰道的遠端,出現了那個小生命。

牠老遠地看到了我,好像終於找到失散多年的主人一般,

興奮至極地朝我飛奔過來。

我等著牠,兩三分鐘地望著那欣喜若狂的一小點兒漸漸變大。

直到牠進入我清晰的視線中…

沒錯,我沒猜錯,從牠飛奔過來的樣子,我感受到牠的狂喜。

當牠到達我面前時,牠的熱情更是有增無減。

然而,我準備好去撫摸牠擁抱牠的雙手就在我看清牠模樣時收了回來。

哇──好髒的一隻狗兒!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應該是隻白狗,卻髒得像是剛從臭水溝堨智握W來的灰狗。

在這瞬間,兩個性靈激發出了兩種感情:一是我的失望,一是牠的失落。

是的,我記得那狗兒心靈受到傷害的表情。

牠一路奔來,確定我會伸出友愛之手……

 牠無法了解為什麼在我看到牠的瞬間卻把手收回去了?

僅管我仍和顏悅色地和牠說話,但是那傷害已造成。

我看到那小生命渴望被接納的表情。

我感受到自己因嫌棄牠髒而吝嗇給予的內疚。

剛剛和姐在電話中談到動物也有靈性,

我說我無法忘記葡萄牙南方小鎮上的那隻小白狗。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選擇熱情地撫摸牠!

 ∼黛君
 2010/03/14/7:16 PM

*******************************************************

前天和嫡龍到亞尼家做客,黛安的生日。

亞尼鄭重地對我們宣告他對「時間」有了新的洞察。

他說有一個方式可以“stretch time”。

他知我對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特感興趣。看著我饑渴求知的眼神,他緩緩說到:

「首先,你必須先愛上某人。」

「然後,你必須一個月只見你的愛人一次。」

「這之間的一個月,你會覺得度日如年……」

!@#$#$%^^&**!!!?????

昨天,和嫡龍與我們那一群一塊兒運動的Changing Aging「老」朋友們在咖啡館為亞倫過生日。

亞倫七十六歲,是唯一和我真正大談天文地理生死問題的夥伴。

我把亞尼的“如何stretch time”的理論和大家分享。

我說我和嫡龍結婚二十年了,可是感覺好像是昨日才發生的事。

可見,「快樂」讓人感覺時間縮短,「痛苦」讓人感覺時間延長。

換句話說:時間快樂指數反比;時間痛苦指數正比

如果如此,時間是多麼的“artificial!!!

既然這樣……To hell with TIME !!!

!@#$#$%^^&**!!!?????

∼黛君
 2010/03/16/1:54 PM

**************************8*******************

很有意思,自做了這個網站發表至今,發現了許多讀者動向。

儘管除了少數親友會留言以外,絕大多數都喜歡躲起來偷看。

作者是現形者,讀者是隱形人。

現形者有現形的過癮,隱形人有隱形的安全感。

不過再怎麼隱形,數據仍能顯示每小時、每天、每月有多少人點擊、造訪,有多少人看這個、多少人看那個,尖峰時段,常客多少,新找到的多少,用什麼搜索網找到的,幾位是用不法方式找到的……太多訊息了。

其中最娛悅我的,除了驚喜發現讀者在網上留言以外,就是那無意中借搜尋引擎尋找他/她要的資訊,卻被導引至我的網站來,舉幾個「風馬牛不相干」的例子給大家看看:

祈福祝禱文、種子價錢、粉肝製作、試開camry發生車禍、大樹圍繞的房子、打開鵝肝醬罐、買菜種子、2002 honda 兩門車、小海豹身上不能有人气味、數字吉凶、早晨晏起、為何叫做pig iron、morris minor 二手車、時常看到44數字號碼是否代表不吉利、rum runner、阻嚇捕食的動物和生活環境、在生命的低谷堿蛦{、少頤 結婚…………太多了,舉不勝舉。

只想告訴大家:謝謝你們無形的互動,帶給我許多喜樂。

∼黛君
 2010/03/17/10:11 PM

*********************************************************

非常有趣的現象,前天我誠實的把網頁背後的實情與讀者分享後,昨日造訪人數明顯下降。而且是一年來最低的一次。

這個月的十八天內的點擊回應代碼顯示:直接點進次數3589次,找到網站而點進者1246次,未被限定的點進次數1443次,以不法途徑點進的次數是4次,未經許可的點進次數27次。

17日點擊次數是510次,而18日降至142次,其餘項目如:進入頁數、檔案、造訪次數等數據也相對遽減。

而三月六日開闢《隨響廊》之後的造訪次數卻是劇增,直至17日的內容出現之後。

看到什麼現象嗎?

如同我懷疑的,眾人都想窺知他人內心的私密,但是一旦你把實情放在眾人面前,一半以上的人會打退堂鼓。

尤其是當人們懷疑自己私人行徑是否被觀察或被記錄的時候,那保護自我的本能會立刻顯現出來。

你或許要問:「那你怎麼那麼笨,還要說出來?」

在一個社會、團體、伴侶或親友關係中,思想的表達與否是以信任為基礎。

除非你知道你是安全的,除非你的利益不會受到威脅,你才敢放肆說心裡話,做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你是仍回來看這《隨響廊》的讀者,你就是觸發我繼續經營這網站的動力。

因為生活應該是輕鬆的,思想卻必須認真對待。

人與人之間如果不是真誠對待,只是浪費彼此時間與氣力。

我不是一個作家,只是一個想要交換思想的人,

而寫作只不過是一個很方便的應用工具。

Welcome back !

∼黛君
 2010/03/19/5:59 PM

*******************************************************************

兩天前陪一位跟我學中文的英國朋友去看一位精通中醫醫術的女醫師。

我才認識這位醫師不久,也是另一位好友介紹的。

我想,她若不是神醫也算是半仙。

嫡龍開車帶我們去的。張醫師好奇地問我是否嫡龍也會說中文。

我不假思索地說:「先生是不能和太太學東西的。」

她尋味一會兒,回說:「沒錯,男人是社會動物,女人是感情動物。」

又說:「男人需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女人是只要有人真心愛她,對她好,她就跟他走。」

我想她的分析還真是為電影「色戒」做了最佳詮釋。

我的幸運是:把我帶走的那個男人也是感情動物,

僅管如此,「先生是不能和太太學東西的。」畢竟他仍是個大男人呀!

男人的尊嚴勝過一切,

聰明的女人得懂得保留她的男人的尊嚴。

如果碰到不能不說時,還得放下身段,學會「委婉」。

當然,當他逼人太甚時,你只能不得已,拿出「三娘教子」的本能來,

得好好的訓他一頓! ^_^

但是事後還得好好的安撫他,否則倒楣的還是你。(切記)

畢竟大男人還是大男人啊!

千萬不可無理取鬧!!!

男人最受不了不可理喻、蠻橫不講理的女人。

其實,我也受不了。

∼黛君
 2010/03/21/4:30 PM

******************************************************************

找到一張泛黃的紙,上頭有我的字跡,

不知何時寫的?少說也有十年的陳跡。

看來那時的我和這時的我仍有契合之處。

就把它記在今夜:

「生命中的災禍,有多少是可以避免的?

有多少是可以化險為夷的?

有多少是可以轉憂為喜的?

生命的價值,不在於它的長短,而在於它的品質。

這個品質的好與壞,不在於社會的評論,而在於個體的問心無愧。

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是求名?還是求利?

如果生命真有輪迴,輪迴的意義何在?

不應該是要求我們每一世只專注在名利上吧!

因為每一輪迴,除了精神以外,這名利是無法跟著輪迴的。

什麼能跟著輪迴走呢?

是記憶吧?記憶是什麼呢?

是每一生的累積經驗吧?

什麼樣的精神是富有的呢?

是那精神每一輪迴只專注在名利上打轉的嗎?

不是吧?因為讀它一世與讀它百世是同樣的內容。

那一定是每一世均有著不同體會的精神才是富有的吧!」

∼黛君
 2010/03/22/10:46 PM

***********************************************************************

今早下了春雨。還在下呢!

餐室外的梅花落了,剩下嫩紅的新葉。

臥房的窗簾拉開,滿是新綻的木蘭花。

春天盡是粉色的世界,浸淫在清新的雨滴堙C

透過我書桌前的禿楓望去,對巷的粉梅還健美地留在枝上,

倒是被風雨摧落了一些,散在新綠的人行步道上。

後院堛漣鶞嶀w吐出一點點白蕾。

我數著今年可要結好多好多藍紫李子。

嫡龍一旁提醒: They need to have sex first!

這是他的淘氣浪漫……

剛剛不知是什麼鳥兒,又再吹牠的翠笛曲,

永遠都是兩個音符地重複著,我卻百聽不厭。

你知道我今天心情格外清淨,連神仙都要羨慕我了。

現在,春雨還在下呢!

∼黛君
 2010/03/25/2:00 PM

*************************************************************

我在等待我的靈感,好完成《流動的帆影》。

Oh Muse, where are you? I'm waiting for you!!!

這書在五年前就已完成一半了,

只是母親突來的告別,使它中斷了文思。

古禮說守喪三年是有它的道理的。

我真的就花了三年才稍稍平撫喪母之痛。

去年初,文思又來了,

提起筆不久,父親卻因意外,一病不起。

去年為他回台四次,第一次竟是最後一次和他說話呢!

現在他躺在護理之家,

也不知他心媟Q些什麼?

我怕打電話給我們為他請的看護,

因為每次電話中和父親說話都是唱獨角戲。

只能從看護那兒得知:「有,有,他的眼睛有張開,好像有在聽…」

你無法去想這個問題:「讓他繼續活著,意義安在?」

就讓整件事情任由老天安排吧!

剩下的就是好好撫平自己的心情。

《流動的帆影》!你老是卡在我的心頭上。

不完成你,睡不好覺。

可是心情沉重得像用鋼筋水泥打造的石船,

怎麼能讓那帆影流動起來呢?

Where are you, Muse? I'm still waiting for you!

∼黛君
 2010/03/27/6:14 PM

****************************************************

讓腦子休息了幾天,感覺呼吸特別順暢。

剛剛用過早餐,在洗碗盤時,發現窗外的月桂樹叢婺著一隻飽滿肥壯的知更鳥。黑灰的背影,圓凸土橘色的前胸,毛羽蓬鬆順暢,好英挺的神氣。沒看過這麼俊逸碩大的知更鳥,不輸鴿子大小。

不知牠躲在這月桂籬笆堸竣偵礡H

牠好像看得到我。

可是我在窗內,牠在窗外,我靜靜地觀賞牠,牠也不怕我,顧盼了好一陣子才飛走……

我坐到書桌前,正要把《春花》這首詩放入【賞文亭】的﹝吟詩台﹞堙K

喜見剛才那隻知更鳥正飛到窗前的日本楓樹上。嫩紅的新葉才初發呢。

我知道是同一隻鳥兒,因為牠剛剛容許我觀察牠許久。

他一定又看到我了,牠側頭時,眼神是直線對著我的。

我仍然沒動,只是微笑地看著牠。

只見牠不斷地用喙梳理牠胸前華美的羽毛。

我想我愛上牠了……這麼美麗的生命!

一陣清脆的鳥語傳進窗堥荂A不知是哪隻鳥發出的聲響?

因為我沒看見牠張嘴。

那悅音繼續傳來……我注意到牠的胸腔起伏擴張收縮著。

原來是你,雄美的鳥兒……

原來你在為春天歌唱。

我尚未看到你的新歡,可是我看到生命正在擁抱你……

光是這點就直得讓我欣喜。

牠終於得到了回響,飛走了……

空留的枝上飛來了一隻小雀,真是小巫,凸顯嬌嫩。仍舊可愛。

這小巫一定等著那個位置很久了,現在輪到牠佔著不放,其他兩三隻雀鳥也飛來了。

牠們畢竟不比大鳥有耐性,無法久立一處。

這時楓樹上的肥蟲正多呢。

那對藍鳥又回來了,不知今年會有多少寶寶。

怎麼鄰人的薑黃貓也跑來湊熱鬧?不准你獵取我院堨i愛的鳥獸!

啊!灰色脫毛的老松鼠啊!你也爬上楓樹枝上了,

昨天看你差點兒滑落枝頭,讓我心疼。

你在我眼前不知嬉戲了多少春秋。

希望今年的春天仍然擁抱著你。

我得趕緊把《春花》這首詩放入【賞文亭】的﹝吟詩台﹞堙K…

明天是復活節呢!

∼黛君
 2010/04/04/1:31 PM

**********************************************

剛陪嫡龍到維多利亞過完他的生日回來。好美的旅遊。

尤其是在維多利亞市最美的老書店Munro's Books媔R到Roger Penrose 的《The Road To Reality 》- A complete guide to the laws of the universe,讓我喜不自勝。

一千頁的宇宙奧祕,好過癮,想到就開心。就嫌時間不夠用……

朋友剛借我一本《易學應用》,也好有趣。得趕快看完,好還人家,書上還有作者張延生先生的題款呢。好珍貴的一本書,她卻這麼大方地借給我。

這朋友真美好,還教我練平衡功。對著後院堛漪f樹練起功來,發覺連樹都有情呢!

正在讀《My Stroke of Insight》,作者Jill Bolte Taylor 用她的親身經驗帶你探索腦的世界,也是一本開發生命奧妙的書。

這三本書同時在這時空中出現在我生命堙A實在帶來極度的喜悅,因為所有過去涉獵的片斷知識終於可以開始整合了。

迫不及待的興奮。

生命是應該有輪迴的,如果只有一世,如何能滿足我們對於宇宙奧祕探究的好奇心。

何況目前人類才只瞥見 5% 的宇宙!

得去練功了,後院那棵大樹還在等我呢!

∼黛君
 2010/04/10/3:00 PM

*******************************************************

 

從昨晚到今晨,

突然發覺自己什麼都不懂。

頭腦是纏結中的閉塞;

心是迷惘中的蒙昧。

好像進入一個新的學習境界,

卻發現一切又得重“零”開始,

我又回到童蒙狀態…

等待被啟發……

心中只想吶喊→

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

∼黛君
 2010/04/12/7:19 PM

**************************************************

清晨五點多醒來,枕邊人睡得正沉。

怕打攪他,不敢起床,索性練起朋友電郵傳來的呼吸吐納法。

才練不久,眼前突然浮現出陽光照耀下的海平面景色。

一條條平行於海平線的光芒,奇靜祥和,線條明顯得不屬於任何時空,

讓我看了半天才意識到那是海面上的陽光。

有點兒超現實,可是沒有超現實主義畫風的冷漠。

我向來對超現實主義畫風感到不自在,因為感覺不到生命。

可是進入我意象中的海是平靜可喜的。生命是被呵護的。

我繼續觀照呼吸,意象中竟又出現一片雲海,

不曾爬到高山上觀望雲海過,眼前的雲海竟是如此超然明朗。

你可以看見每一朵浮動白雲的鮮明輪廓,這又是一個超現實的景色。

一樣令人興奮,讓我感到生命的真實。

可是在這超現實的世界堙A我彷彿並不存在,

至少,我不是以個體的方式存在,

我好像就是那被陽光照耀的大海,一團團“簇擁生命”的浮雲。

境由心生,我想我冥想出了心目中的天堂。

∼黛君
 2010/04/15/3:32 PM

*********************************************

對著後院的一棵大柏樹練平衡功,練了四五天卻沒什麼感覺。

今天下午兩點左右變了心,換了大柏樹旁的較瘦的一棵練。

真奇, 同樣離這棵柏樹一米遠,雙手一提起來竟然感覺到這樹的氣息來。

跟它產生了共鳴,既感覺能吸到它的能量,也能把能量傳給它。

手掌竟然真的發起熱來。我跟這棵樹有緣。

背樹站桩時,背脊竟然還不斷流汗!

從來沒在背脊上流汗過,

今早在體育館的健身房做了一個小時的運動,都還比不上這無極桩的站功出來的汗多。

我們道家老祖先流傳下來的東西還真令人不可思議。

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是練功的料,

算是運氣好,找到了張醫師治病,卻還蒙她自願傳受我這個功法健身。

世界上美麗的人真不少。至少老是被我碰到。

這應該就叫福氣吧!

∼黛君
 2010/04/16/3:32 PM

*************************************************

Patronizing式的恩惠是很難令人接受的。

社會上許多人在幫助別人 時,反而莫名其妙地得罪了被幫助的人。

殊不知當你在主動幫助人或給予建議時,如果不是應對方真正的需求,

而只是想證明自己比對方優越,所採取的施恩態度,

這就叫做“patronizing”。

助人為快樂之本,這快樂應該是從受者臉上呈現出來的快樂所感染,

而不是不顧對方感受,只是一味算計自己已幫助了多少人而沾沾自豪。

我不喜歡別人如此待我,希望自己也不會落入這好自我表現的陷阱堙C

∼黛君
 2010/04/17/8:46 PM

**************************************************

剛剛到台灣駐溫哥華辦事協會去換護照

一位好心的女義工在旁幫忙,看到我在配偶欄媔顒漪O個外國人的名字,

竟然說:「你很有本事啊,還嫁了個外國人。」

我直覺反應回說:「這跟本事沒有關係吧?這應該算是緣份吧!」

這使我想起1990年和嫡龍走在中國南京市的大馬路旁,

找著賣南京板鴨的餐廳,碰到一位從鄉下挑了兩籃桃子的農夫。

這黝黑的農夫大概三四十來歲,看到我們時,奇疑了一下,便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

他友善而好奇地指著嫡龍,問我是他的翻譯還是導遊。

我說:「都不是,我是他的太太。」

他聽了,馬上收回和悅的臉色,正氣凜然地回說:

中國沒男人啦!你非得嫁個外國人不可!

我一聽,知道我的婚姻傷到眼前這位男同胞的男性尊嚴,

趕忙解釋說:「不是的,是緣份。」

他一聽「緣份」這兩個字,心裡就舒坦了,臉色又緩和友善起來。

他點頭同意:「對,基督教講緣份。」

我見我的回答令他滿意,便也不糾正他「是彿家」。

可能因我用了「太太」這詞,而不是「愛人」,所以他改問我打哪兒來。

一聽我是台灣人,頓時熱情洋溢,一邊說:「台灣同胞,都是自己人。」

一邊蹲下去從兩籃內乾癟瘦小的桃子中撿選出幾顆好桃來,硬要送給我做禮物。

我受寵若驚之餘,就是不敢受禮,掏出幾塊錢辯說我正好就準備跟他買幾個桃子。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可愛樸拙的農夫,也不會忘記二十年前的中國人情。

每個中國朋友都要我再回去看看,他們說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當然知道不一樣了,只不過……

高樓大廈比得過農夫手堭殿菄滌捌局G桃的人情溫暖嗎?

∼黛君
 2010/04/20/3:58 PM

****************************************************

三天前晚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

嫡龍雇了一艘小船,好讓我們抄近路回家。

船都快離開了,許多不認識的人都跳上船來,好搭便船回家,

只有我在後面追著,差點兒沒登上船。

這搖槳的船夫長得很清奇俊逸。

一位女士拿著一本雜誌,說媕Y有關於這船夫的專門報導。

原來這船夫是個氣功大師。

我好奇地問他─「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他竟然回說:「『氣』跟本不是你們想像的能量,它是『仁』『勇』『義』這三個字的組合…

我就這樣醒來了,還牢牢地記得這句話!

潛意識實在是非常有趣的現象,如果在真實世界堙A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這樣回答呢!

是呀,中國人說「勇氣」講「義氣」,可是好像還沒有形容「仁」為「仁氣」。

其實仔細想想:行仁確實也得用到氣。

一個人如果把這三個氣練成了,也算是超然的功夫了吧?!

∼黛君
 2010/04/27/10:10 PM

**********************************************************

昨晚夢了個更奇怪的夢,夢中我看到兩輛轎車相撞:

“是後面那輛車的車頭斜撞上了前輛車的左後側,前車受損較慘重。

後輛車塈中F三個黑道人物,前輛車堿O一對安分守己的夫妻。

顯然後車堛漱H耍流氓,不下車,也不離開,坐等前車的男人下來理賠。

前車男人見狀,接受了挑戰,下了車來,態度出奇地冷靜不屈。

他察看了兩車受損程度,向後車堛漱H建議:如果對方出一筆錢,他也會出同樣額數來修車。

只見開車的老大拿出好大一疊鈔票來,讓這男人無法付出相同款項。

這男人內心顫慄了一下,但是不動容地把皮夾堛瑪全掏了出來。

在接過這黑社會老大的錢的同時,

這個丈夫竟把所有的鈔票,包括自己的,全都撕了個粉碎,灑在地上…

讓後車堛漱T個流氓全看傻了眼。”

我醒來之後,真的不知自己為什麼會做個這麼戲劇性的夢來。

我的潛意識試圖在告訴我什麼?

我不相信自己在現實生活中能具有像夢中男人的勇氣與機智,

可是他卻是我夢堛漕丹漶A我腦海堛熔ㄙ哄A住在“大我”媕Y的“小我”。

∼黛君
 2010/04/30/9:19 PM

*****************************************************

很喜歡Roger Penrose把世界分成三個相互關連的境界:The Platonic mathematical world, the physical world, and the mental world(柏拉圖式的數學世界,物質世界,及心理世界)。

在我看來,“物質世界”好像“自我”,“心理世界”好像“本我”,而“柏拉圖式的數學世界”好像“觀我”。

這三個境界又好像三棱鏡的組合,只要其中一面鏡的背後被遮蔽,另兩個世界就可以分別藉這不透明的鏡面給析出原形來。

我們欲看清一個事物,往往需要穿透一個透明的世界觀,再藉由一個不透明的世界觀反照,才能從第三個透明世界分析出這事物的一個向度的真面目來。

一個人分了三個“我”,如果不如此六向度的觀察,如何能全面了解“真我”?

如果連自己都不能如此完善地了解自己,又如何能了解別人?

難怪這世界充滿了偏見。

∼黛君
 2010/05/10/9:53 PM

***************************************************

製了張卡片給兩位可愛的乾女兒,答謝她們特別為我繪製的生平收到的第一張母親節卡片。

忙得樂而忘餐,寫完卡片時,發現超過平常做晚餐時間半小時,

沒計畫晚餐該吃什麼,即興在冰箱內拿出兩個生雞腿,切成四塊,放入鍋內,

即興洗了根蔥,切粗絲,也放鍋內,

又即興在鍋內加了些醬油,水,酒,……

隨性加入一根乾辣椒,再放入一個八角,又磨入許多黑胡椒,

嘴堬ㄔ秅F甜味的欲望,便很自然的又找了甘草,放了四片進去。

此時,突然想加點異國風味,便在西洋作料櫃子塈銗X了印度咖哩粉,放了一湯匙入鍋。

拌勻了雞肉與調味料,開了中火,燉燒半個小時左右,便雞香四溢。

期間,看到水果盤堛漱p南瓜,拿來切了一半,又把半個切成四方小塊,放入另一個鍋堙A

加點水,也開中火,大約煮個十分鐘左右,就會熟軟香綿。

這其間,冰箱內沒找到綠蔬,便到後院自種的菜圃堙A摘了四五種生菜葉,

又摘了三朵chive(蝦夷蔥)的紫色碎花球,一塊兒洗淨了,撕葉碎花,全入沙拉碗內,拌入橄欖油及紅酒醋。

再沒有比自己種的綠蔬更新鮮爽口了。

三十分鐘就新創出這麼簡單可口的晚餐來,

共餐人也享用得滿足愉快,這也算是一種家居的清福。

∼黛君
 2010/05/19/10:42 PM

**************************************************

端午剛過,原本要出海幾天,卻因變天而臨時取消。

連帶地錯過了端陽,徒增粽香的口腹之慾。

年近半百,突然感受到盈虧替換之際的空虛與挫折。

人生的過程有好幾個階段,

每一個階段都像一個空杯子,

等著生命去把它給注滿。

每當這杯子被灌滿了,

在其上方就出現了另一個空杯。

生命本身是沒有自控力的能量,

它只是不斷地湧出,直到澤竭而止。

當我的生命把現階段的空杯給灌滿了,

它就只能四溢橫流。

那溢出來的或浪費了,或流到下方的別人的空杯堙A

可是看見自己上方的空杯,我的自我開始感到不安。

它必須想辦法把它頭頂上的空杯填滿,

因為那空杯屬於我的自我,

唯有去填滿那空杯,我的自我才能再次被付予生命的意義。

我慌張了,迷惘了。

外人看不見你內在的掙扎,

他們以為你很風光呀,

還有剩餘可流到他人的空杯堙A

又有什麼可愁的。

豈知你眼前的新杯是空的,

可是你尚不知該如何讓生命的流往上流,好去填滿它。

你身後的杯已滿,使你不再眷戀。

你在兩杯之間徘徊,沒有人能幫得上忙,

你才深深感受到無助與寂寞。

人生道路上,我們能跟誰競爭?

其實除了自己以外,誰也不行。

驀然抬頭,

突然發現自我可以跳躍,

而藏在自我堛漸糽R之流會跟著跳躍的自我來到新的平台。

我重新看到杯堸悟[,

我要用我的生命把它給填滿。

擁有了這空杯,我不再感到空虛寂寞。

 

∼黛君
 2010/06/16/11:09 PM

**************************************************************

這個世界,大家都在歌頌愛,

因為人人都希望被愛。

可是懂得愛人的人卻如此稀少。

為什麼想要得到愛的人這麼多,

想要付出愛的人卻如此少?

你或許要反駁我的話,

可是你無法否認的是:

你現在正在讀這篇短文,

這免費讓你索取的“我對你付出的心思”。

〈就像人人都可上網查詢無數個免費訊息一樣〉

你或許常常造訪這網站…

你或許有時贊同,有時反對,

或許把它當做現下的娛樂,

或許把它當做參考資訊…

可是如此輕易而得的訊息,

會使你想要在留言欄內留下隻字片語,

跟網主分享一下心得嗎?

不會。

因為我們每個自我都躲在螢幕後面,忙自己的事。

你或許喜歡這個網站,

可是你不會認為有和我打個招呼的必要。

你更會認為我寫我的,你讀你的,兩者毫無相關。

這或許就是現代文明大連結下所製造出最利於孤立與逃避的平台。

一個可以讓這世界變成各說各話而可以毫無互動關係的平台。

我看到每個月有上千人重複造訪這網站,

可是若有一兩個人留下幾句話,

這就算是網主的幸運。

可見願愛我者不到千分之一,

而樂見我繼續付出愛者卻是成千。

這世界或許就是如此冷淡對待彼此,

卻又默默希望被愛

難怪大家都感到寂寞。

 

藝術家毫無保留地全心全意去愛去創作,

帶給這世界美麗繽紛的色彩。

可是這世界卻不知如何善待藝術家。

你可曾讀過梵谷的書信?

你或許不相信一個被世界扭曲成割耳瘋狂的畫家,

會寫出如此溫柔敏感、充滿慈愛的書信來。

如果他的心不是如此溫厚熱情,他的畫又如何能打動你的心房?

刻骨銘心的創作,來自於愛的深處,

發自於內心完全的付出。

就像孩子一樣,不知道保留,不知道保護自己的心免於受傷害。

可是這個世界充滿了“保護哲學”。

這“保護哲學”阻礙了你我盡情去愛彼此。

與其說我們歌頌母愛,

不如說我們歌頌母親的保護。

與其說我們崇拜神的偉大,

不如說我們製造了一個崇高的形象,

來保護我們一顆脆弱、怕受傷的心。

這是我的認知。

我不想勉強你同意我的認知,

可是,你願意大方地與我分享你的見解嗎?

或讓大家聽到不同的聲音?

 

夜深了,我得準備去睡了。

可是你可能在另一岸,正在上班的時候,偷看這文,

就算你想說幾句,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在上班時候留言吧!

那就讓我在此祝你工作順心愉快

∼黛君
 2010/08/24/10:32 PM

******************************************************

沒有人規定一生只能擁有一次職業生涯

可是大部份的人都只認定一生只從事一種行業。

從年輕做到老,然後 → 退休。

誰說退休只能一次?

如果你在這崗位上已做完了你能做的事,

而你還有其他多方面的才能,

你有勇氣從這崗位上退下來,

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嚐試新的生命嗎?

我對退休的定義是這樣的:

當該做的事情做完之後,就應該是退休的時候。

早先做完事的人,早退休,

延遲做完事的人,晚退休。

退休之後還有許多其他功課要學,

所以我們人生應該不只有退休一次。

∼黛君
 2010/09/07/5:21 PM

********************************************************

最可怕的學者就是專家

我很難相信只能看到“片面”,

而不能看到“全面”的人的話。

最可怕的道德人士是

只持“politically correct” 觀點的護道人士。

我很難接受那人云亦云的盲從者的原則。

∼黛君
 2010/09/16/12:29 PM

*****************************************************

地球是圓的

你如果堅持往左走,

你會碰到極右(你開始走時的右邊)。

你如果堅持往右走,

你也會碰到極左(你開始走時的左邊)。

我無法瞭解為什麼有人堅持親左,有人堅持親右,

又有人堅持在中間?

持左者未必總是明智的。

持右者也未必就是食古不化。

持中者又看不出有何清高之處。

我父是完全禁慾者,

我母是嚮往縱慾者。

我夫是絕對無神論者,

我姐是虔誠基督徒。

這四人都是我的最愛。

你問我靠誰那一邊?

啊!我還沒發瘋。

我目前唯一知道的一件事∼

地球是圓的。

∼黛君
 2010/09/16/9:10 PM

**************************************************************

想要鳥兒飛到你家來

就得在自家院媞媥臐C

想要蜂蝶飛到你家來,

就得在自家院媞堛寣C

想要有人愛你,

就得先具備被愛的條件。

愛是行動力,

沒有行動力的愛不是愛。

沒有行動力……→

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黛君
 2010/10/05/2:00 PM

*************************************************************

在別人設立好的框框堻虴@

可以用什麼什麼主義的名號來分析他的作品,

並冠上標籤及標價。

拓荒創作者沒那麼幸福,

他所冒的風險很大,

被接受或被否定,都得自己承擔,

且成果未必跟報酬率成正比,

但是他可以絕對忠於自己的感覺。

這個感覺或許孤獨,

然而他完全擁有屬於自己的天空……→

這就是原創者的權利。

∼黛君
 2010/10/12/10:31 PM

**************************************************888888

生命中有一個定律:

在困境中

好命壞命跟算命的結果無關,

卻跟正向或是負向面對人生的態度有很大的關聯。

樂觀未必都是正向,悲觀未必都是負向。

只有達觀才能將困境變成一種遊戲的挑戰,

把自己磨練成生命的大玩家。

∼黛君
 2010/10/13/09:35 PM

*************************************************

隨想,隨響,

響到最後,

到底是跟自己說話?

還是跟進到這網頁的讀者說話?

從前的日記是藏起來不讓人知的,

現在的日誌恨不得讓大家都知道。

宇宙不斷地向外擴大,

星際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人與人之間越來越擔心自己的聲音不被聽到。

離心力與向心力在彼此拉鋸。

我到底是在跟誰說話?

∼黛君
 2010/10/14/12:16 PM

***********************************************************

或許 "cleverness" 也算是一種現代藝術?

梵谷用一生把他全部的生命抹在畫布上。

如今數位3分鐘,毫不費力,

就可以拿他的畫作製成令人炫目的移軸作品來。

還能儼然稱自己為藝術創作者。

讓我們盡情的偷吧!盜吧!搶吧!

一切數位化,一切都在量子世界的混亂堙C

無需尊重別人的智慧財產,

因為我們互相偷盜。

或許該說我們互相分享引用更為恰當?!

這不就是科學家Tim Berners-Lee拒絕申請創造www (the World Wide Web)的專利,放棄成為巨富的機會,好讓大家都有機會免費上網分享資訊的崇高理想的結果嗎?

 

∼黛君
 2010/10/14/1:39 PM

************************************************************

鄰人的薑黃貓看上了我……

心太軟的我。

每天在我做飯時,

牠那一臉無辜的臉就在法式玻璃門外透出來,

直到我的眼對上了牠的眼,

一聲柔細的喵∼∼

就非把我那太軟的心吸到門前為牠打開不可。

只好開了儲藏的鮪魚罐頭來餵牠。

誰知牠食髓知味,

現在中餐、晚餐都得為牠開門。

而牠竟是如此挑剔,非鮪魚不愛。

去年在台北的點水樓,

姐特別叫了一樣點心給我吃,

外頭是蜜汁紅棗,內裹軟黏黏的糯糍,

點心名就叫「心太軟」。

我當時每吃一顆蜜汁糯心紅棗,

就默念一次「心太軟」,

好提醒自己致命的缺點。

如今餵著這隻鄰人的薑黃貓,

使我想起那道致命的點心。

可是真的好吃!

∼黛君
 2010/10/15/6:08 PM

****************************************************************

我用我的全心

深深地活著。

我所說過的話

既不是假設,也不是定理,

僅僅是用生命換來的個人意見。

我在意的是當下的真誠,

而不是正確性。

(我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做正確答案。)

我試著發出聲音,

好讓宇宙知道我的存在,

只因我還活著。

我一點兒都不想回到

那無聲無色無受想行識的舍利子境界,

那個在宇宙大霹靂爆炸之前的

什麼都尚未發生的太極原始點上。

如果宇宙花了漫長的137億年時間創成今日的時空,

我也要用我的生命

深深地來感受她所賦予我的

七情六欲、十覺八識。

我要的是完全,不是完美。

我要的是融入,不是跳出。

我要的是擁抱,不是排斥……

我要宇宙感應到我的存在,

我對她的感激。

只因我還活著。

∼黛君
 2010/10/16/5:40 PM

***************************************************************

如果所有(創)作者都像坊主一樣

設立了自己的 showroom 網站,

找到像Pubu電子書城來販賣自己的作品,

又在facebook上登記了“黛君書坊”商用臉書的大眾連結,

很想知道這會如何改變傳統出版社的命運?

如果每一個行業都變成了個體化,

這社會經濟結構會不會解體?

坊主在盡情享受完全屬於自我的自編自導自演自推銷的創作空間的同時,

其實對數位個體化帶給社會生存結構的穩定性產生了莫名的不安。

然而不是只有坊主一人在做此事,

是這量子世界把我們全部推送到這樣的平台上。

結果會是如何?

只有時間有答案!

∼黛君
 2010/10/21/1:36 PM

************************************************************

Facebook (臉書) 這網上交流工具還真神奇。

剛開始時怕自己的隱私被不相干的人侵犯,

所以遲遲不肯加入,

直到不斷被親友邀請,才在人情之下勉強配合。

結果發現了Farmville 這麼有趣的一塊天地,

種了許多果樹、農作物,

養了許多可自由遊走的動物,

蓋了個學校、圖書館、郵局、糧秣倉、釀酒坊、工作坊.........

還發現了一群多才多藝的新朋友。

這群新朋友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們分享了好多在網站上發掘的文藝、科技、政論等等各種訊息.........

突然間,透過他們,我的視野變大變寬了許多。

感謝所有新舊朋友的分享。

∼黛君
 2010/10/24/6:29 PM

****************************************************************

姐姐昨天打電話來,說爸爸醒過來了

從去年三月跌倒至今,一年零八個月,

經歷了所有能夠想像的醫療折磨..........

夢到他好幾次......

夢中的他總是在幾個意境堙G

移除插管,縫合氣切,嘴饞吃東西,陪他散步.........

每次打電話給他時,

我試著幫助他冥想,

有時彈鋼琴給他聽,有時用朋友介紹的一個靜心冥想的網站,

撥放著菩提法門師父的清靜觀想法,

空靈的音樂,配上柔和的聲音,引導他冥想回歸大自然的自由自在。

最近正在讀Dr. Jill Bolte Taylor "My Stroke of Insight"

透過她中風的親身經驗,

了解到像父親這樣癱瘓無法和外界溝通的內心世界。

那天用姐的手機試驗新的溝通法,

我請爸爸幫助我們用他的肢體語言....

唇語、眨眼、表情、動手指.....等等仍能活動的小動作來幫助我們揣測他的想法,

好讓我們能儘量做到令他滿意的服務。

等姐拿起手機時,好奇地問我:

"你剛剛跟他說了什麼,他怎麼對我眼睛張得這麼大,好多表情...."

我不知這是不是巧合,

可是我想或許他了解到我們每一個人都守護關愛著他,

他就有了活下去的意念,知道自己也能做些事情來自救。

接下來,我每隔一兩天打電話,用看護的手機引導他

三度空間的概念,顏色的概念,數字的概念......

這些跟據書上顯示中風後可能喪失的組合能力,必須重新被提醒.......

我引導他冥想身體的每一部份觸感....想像它們活動的感覺.....

前天,提醒了他以前最愛的網球運動....

我說:“爸爸,我的球打過去了,現在換你打過來,我接到了,又打過去了..........”

昨天姐在電話中說:‘爸爸說話了,他用唇語說:“你不要走”,還抓著我的手好緊....還會對看護生氣........'

這一切都是巧合嗎?還是我們真的有了溝通?

今天 《The Globe And Mail》報紙剛好報導了“Experts on the brain...”

提到的正是如何與像父親這種半植物人溝通的研究,

用的就是引導腦想像的方法。

我好想寫信去告訴他們,好像可行。

可是我和父親隔了這麼遠,靠的是單一的電話對手機的引導......

真的有效嗎?還是巧合?

姐、護理之家的所有照護人員還有額外請來的24小時看護都盡心盡力地延長他的壽命。

爸爸,只有你心裡明白,什麼方式對你最有效,

你能指引我們正確的方向嗎?

∼黛君
 2010/10/30/6:09 PM

****************************************************************

我身邊所有的人都可以是我的貴人

只要我花點心思聽每個人說話,看他行事,

藉著他們的生活經驗,

不管是他們的成敗得失或喜怒哀樂,

都可以幫助我對現在發生的事或未來發生的事

做一合理的判斷及創作。

判斷需要紀律,創作需要能力。

自我創作是一種能力,

能夠欣賞別人的創作是另一種能力。

如果兩者兼具,

則是擁有了超越自我的能力與氣度。

創作的深度取決於氣度。

生命是大自然的創作,

生活是個人的創作。

你可以創作出生活上的喜劇,也可創作出悲劇,

或是鬧劇、雜劇............

你可以用音符、色彩、材質、肢體、語言....等等元素表達你的心聲,

也可以用態度、信念、夢想...來勾勒出生活的輪廓。

如果你把自己變成了生活的藝術家,

你會發現身邊所有的人

都是幫助你獲得創作靈感的貴人,

也是幫助你超越自我作品的評審委員。

∼黛君
 2010/11/06/4:47PM

**********************************************************

我嘗試了Facebook,臉書,

“結識”了好幾位不曾相識的美麗心靈,

每天都可以分享到不同心靈所張貼的各式各樣的訊息。

我也開始做著同樣的工作,發出我喜歡的訊息。

可是我發現自己的能力有限,

才累積了五十多位朋友,

面對每天同時發出來的訊息,

對我來說已開始呈現飽和狀態。

要我製造出訊息來與大家分享很容易,

可是要讀完大家發出來的訊息,真是不容易辦到。

我看到好多朋友都有成百成千的FB朋友,

可以想見宅男宅女是如何型成的。

不知他們如何記得了這麼多的名字及個人特徵?

我仍在努力熟悉每一位成為我FB朋友的心靈境界呢。

還好一半是已知的親友,不需要花太多心思體會。

在cyber space堙A大家的思想以漿狀凝聚在一起。

個體的形體變得十分模糊,

朋友的定義也要修改。

見面三分情,

不見面,能有幾分?

有的FB朋友還不肯露臉呢。

∼黛君
 2010/11/17/5:20PM

***********************************************************

秋葉未落盡,

冬雪已先來。

滿月分外明,

寒夜深且清。

 

……→ 氣象報告說今晚將是零下十度。

第一度冬雪殘留在仍有秋黃的枝枒上,

遽寒使雪結成了冰,化不了,

竟讓秋冬有了交集。

冷死我了! >_<

∼黛君
 2010/11/22/10:05PM

************************************************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Richard Feynman1963年寫道:

"If, in some cataclysm, all scientific knowledge were to be destroyed, and only one sentence passed on to the next generation, what statement would contain the most information in the fewest words? I believe it is the atomic hypothesis (or atomic fact, or whatever you wish to call it) that all things are made of atoms--little particles that move around in perpetual motion, attracting each other when they are a little distance apart, but repelling upon being squeezed into one another. In that one sentence, you will see there is an enormous amount of information about the world, if just a little imagination and thinking are applied."   .................出處:《Six Easy Pieces》 by  Richard P. Feynman

我一向不愛引用別人的話,可是當我讀到這段解說時,我愛上了這句話。

他說:假如因某劇變因素使得所有科學知識全被毀滅,而唯一一句留給了後代,

那該是哪一句話,才能用最少的字來涵蓋最多的訊息?

他相信那會是原子理論 (或是原子真相):

所有物質都是由原子組成--

這些小粒子不斷地作永恆運動,

當粒子與粒子間距離靠得很近時,

彼此相互吸引;

但是當粒子間過擠到要佔據彼此時,

粒子間才會產生排拒力。

他說從這句子堙A只要用點想像力,

就可發現它內藏著整個世界的龐大的訊息。

 

我細細思索這句話的意境,

沒錯,這個理念可以放諸天下所有的現象,

可把微觀的“粒子”換成宏觀的“人”“事”“物”“團體”…也都相通。

人類原本都具有親和力,

可是每一個個體(團體)都有保護自己存在的本能,

保持最起碼的個體生存空間,是尊重彼此共存的諧和力。

當一個個體(團體)想要佔據或操控另一個個體(團體)的生命力時,

你可以感受到被威脅的生命產生的自然反抗力,

這世界原來賦予了每個原子存在的能力與權力,

我們能不尊重彼此嗎? 

∼黛君
 2010/12/02/5:19PM

***********************************************

霸凌有兩種

一種是惡霸,一種是善霸。

惡霸直接讓你知道他是壞人,欺壓你。

善霸假借善言美行收買你心後,再利用你。

惡霸易躲,善霸難防!

我以前不曾學會向霸凌妥協,

今後更是不可能向它低頭。

∼黛君
 2010/12/08/2:55PM

**************************************************

我對善霸做了一番揣摩,發現這行為的問題出在“利”字上。

老祖先造這“利”字用心良苦。它的象形是“用刀割稻子”。

稻子無心,人必須耕耘才能有所收割,從中穫利。

如果不想耕耘,只想從某人身上直接謀利,那象形字會是用刀割人。

人有心,那刀子會傷人心。

所以想從人身上獲利實是一種霸凌行為。

公平交易交換的是金錢貨物,不是人心。

買賣奴隸是犯法的,

把人當物或手段來利用,以達到己私的目的是不道德的。

人與人之間相互分享,彼此穫利,社會才會均富。

如果互相利用,彼此猜忌,霸者越霸,弱者越弱,一定會造成貧富懸殊。

如果這世界90%的財富僅操縱在10%的人的手堙A

我很驚訝的發現剩下90%的人堻漲50%以上希望擠進這10%的首富行列中,

而不是質問這社會到底出現了什麼病變,可容許“眾人皆飢,唯我獨飽”的行為。

難怪霸凌風潮正在席捲這世界。

∼黛君
 2010/12/11/1:28PM

****************************************************

愛...讓我悄悄告訴你...

宇宙霹靂的那一刻...

光存在...

她也跟著存在...

數生,易變...

創造以她為動力...

坤得一陽始復,

得二陽而臨,

三陽開泰,四陽大壯,五陽夬...

乾去一陽得一陰始姤,

失二陽得二陰則遯,

得三陰則否,四陰觀,五陰剝...

一年氣候隨她生化,

你我逃不出她的時空,跳不開這個宇宙...

自閉...看到的全是自我...

當牆拆除了,自我也瞬間消失,

剩下的只是愛...

當愛大到與宇宙畫上了等號...

才有能力感受到...似有似無的輕...

∼黛君
 2010/12/19/10:40PM

**************************************************

對付霸凌的兩種方法:

1. 不製造讓對方有霸凌的機會。

2. 為霸凌者製造做好事的機會。

∼黛君
 2010/12/22/5:20PM

**************************************************

我是誰?

*無可救藥的好奇。

*說著別人聽不懂的幽默。

*誠實得可能會無意中得罪人。

*偶爾清醒,時常糊塗。

*修著永遠無法獲得學位的人生課程。

∼黛君
 2011/01/05/9:24PM

**************************************************

生命沒有答案

只要能自圓其說,

說服自己的心,

就是現下的答案。

∼黛君
 2011/01/13/7:10PM

***************************************************************

從FB朋友處看到 “李安:勇敢面對自己”這受訪影片

有些感觸:

拍床戲、畫裸男裸女.....

這些赤裸裸的東西,

都是對本我(心)的挑戰。

自我(腦)容易克服,

我們可以用分析判斷知識等理性的思維來瞭解自我。

可是對於本我的探討,

是唯心論的境界。

除非把大腦完全丟在一邊,

才能澈澈底底地感受到到那洶湧漰湃的境界....

要跳進這境界,需要極大的勇氣。

因為勇氣與大腦不相容,

大腦會探測到危險....

若把大腦一放下,

剩下的是不知險的赤子之心....

當這赤子之心親身感受到生命的喜怒哀樂,七情六欲,十覺八識....等眾相,

觀我會在這過程中生起....

這是觀自在的必經過程。

當自我,本我,觀我彼此和好,

三我合一,即可達到隨處自在的境界。

修習當人,不是修無,或修有,而是全修。

用畢生精力學習....

∼黛君
 2011/01/15/1:05PM

*****************************************************

空是啥?

易經中只有混沌之初,無極...

然後變化兩極....有極....

這樣觀來,豈不...皆有?....

只是極極變化...

化出大千世界...天羅地網來?

天羅地網豈不像是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嗎?

還能導出個E=mc²來,

一切質、能變化逃不出光速堙C

 

悟到最後,

我悟不出空來,

甚至覺得這概念荒謬。

所以我看不到零,只看到...1

1是初也是終,其中是萬有。

如果這就是神性,

所有悲歡離合、七情六慾、虛相實相...

我全盤接受....完全融入....

∼黛君
 2011/02/24/11:58 AM

*******************************************

不錯,0只是一個概念數,而且非常有用。

可是靈是0嗎?說得出來想像得出來就不是零,看不見卻感覺得到,只能說是虛,但不應該稱為零吧?

彿說的空是隱喻,並不是0吧?

我所認知的零是真空狀態。然而在真空狀態下,尚有所謂的零點能量,

所以有 dark matter 暗物質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A%97%E7%89%A9%E8%B4%A8

及dark energy 暗能量 http://www.facebook.com/l.php?u=http%3A%2F%2Fzh.wikipedia.org%2Fwiki%2F%25E6%259A%2597%25E8%2583%25BD%25E9%2587%258F本&h=85296ZtwyTSqqfRZ-D45T53Dprw

等等"空相" 之說。

以下是廣義相對論探討"零"的數篇解說,現代科學已進入探索"空"的境界。

宇宙常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E%87%E5%AE%99%E5%AD%B8%E5%B8%B8%E6%95%B8

愛因斯坦場方程式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4%9B%E5%9B%A0%E6%96%AF%E5%9D%A6%E6%96%B9%E7%A8%8B%E5%BC%8F

零點能量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B%B6%E9%BB%9E%E8%83%BD%E9%87%8F

真空狀態  http://en.wikipedia.org/wiki/Vacuum_state

∼黛君
 2011/02/25/4:56 PM

******************************************

悟前...見山是山

悟中...見山不是山

再悟...見山還是山

 

我目前看到的是...

宇宙是實,空性在我。

若宇宙是空,則實性在我。

 

前者容我裝入整個宇宙。

後者讓我排斥整個宇宙。

 

空性在我時,我心如赤子。

實性在我時,我心如老兵。

∼黛君
 2011/02/26/10:59 AM

******************************************

春花開了!

每年一度!

人的心靈其實也可以跟春花一樣...

是誰規定我們一生只能有

一次童年?

一次青春?

一次中年?

一次老年?

你難道不知道頭腦常常受到時空的愚弄?

我今年46歲,

我已把每一人生階段嘗過了一遍。

我跟丈夫嘗過了退休生活...

我跟母親死過了一次...

我跟父親磨過了孤獨、病痛、死亡邊緣...

我和年輕時的友人們重拾青春的記憶...

我和親友的孩子們共度童年...

現在的我又回到原點...

其實這原點跟當初的原點有所不同...

當初那原點是一個沒有任何紀錄的零。

今日這原點帶著整個軌跡的一圈。

那個頭腦終於看清了時間的荒謬!!!

它向我的心投降了...

沒有年齡的羈絆...

我終於可以感受到隨心所欲的自在。

如果我有夢想,我就去實踐它...

哪怕成功失敗!

如果我有愛,我就付出...

哪怕榮辱得失!

像春花一樣,

時候到了就開花,

哪怕風摧雨殘的未知數!

好在春花沒有腦袋...

否則這世界會失去許多生命的色彩。

∼黛君
 2011/03/23/4:23 PM

*****************************************************

不懂!!!

請告訴我...

這個社會

     為什麼是商業主導藝術?

     而不是藝術帶動商業?

這個社會

     為什麼是情色決定愛情?

     而不是由真心感動愛?

這個社會

     為什麼是愚昧人當道?

     而聰明人被排擠到角落?

不懂???

∼黛君
 2011/03/29/6:45 AM

**************************************************************

我越來越喜歡我的白髮...

它讓我看到歲月的痕跡...

也記錄了我勤用大腦的程度。

在台北捷運上,

小女生無意中抬頭...

忽見我這年齡竟有白髮的女人...

她安靜地合起書,

給了我一個靦腆而甜美的笑容...

輕輕地站了起來...

默然地與我並肩一段路...

我當時不解風情...

她忍不住問道:

"你不坐嗎?"

我鎮靜地柔聲回答:

"我不坐,你坐。"

彼此心照不宣地微笑之後...

她靦腆地坐回原位。

我不是有意拒絕她的好意...

只是旁邊還有比我更殘弱的黑髮老婦...

母親60初頭時突然走了...

我竟沒察覺她曾經老過...

我錯過了她白髮的模樣...

我那故鄉人不喜歡歲月的痕跡...

他們把我的白髮當做是一種疾病...

啊∼等我髮全白時...

我可要把它給編染成∼藍紫色、藍綠色...

再回到故鄉時...

看是誰讓誰坐?!

∼黛君
 2011/04/17/4:13 AM

**************************************************************

剛剛和先生去住家附近的園藝圃買月桂樹

沒買到...卻買回一棵盆栽藍莓果苗及7顆園中母雞剛下的雞蛋,

還是溫熱的。

原本應是八顆的,

其中一顆被一個小女孩看見,

捧在小手堥麭B現給人看是淺藍綠色的小蛋。

感染到她欣喜若狂的赤子之心,

不忍奪愛,

那快樂在她小小的心靈堙A可要持續得比我久得多呢。

一個野雞蛋,50 cents,

竟可以換來這麼大的快樂....

∼黛君
 2011/04/18/5:47 PM

************************************************************

三千煩惱絲....

今天去申請換新護照 ,

申請表上有"髮色"一欄。

我心虛寫下"黑色",

但是要我據實以報的話,

它將有許多可能性...

目前:黑白相間,黑勝於白...

不久將來:白勝於黑...

遠景: 白色...

可能變化:藍色系列、綠色系列....

也考慮其他色系...

這樣填,將來在通過海關時...

才不會為難安全檢查人員吧?!

∼黛君
 2011/04/20/7:47 PM

***************************************************************

我想歧視一種人:

~歧視他人的人~

這種人包括:

種族歧視者、性別歧視者、國別歧視者、文化歧視者、權力歧視者、財力歧視者、智力歧視者、學歷歧視者、才力歧視者、職業歧視者、年齡歧視者、殘障歧視者.....

~因為有這麼多項目好歧視......

可能會花費我太多精力....

所以我決定放棄歧視“歧視他人的人”

可是我還是非常討厭歧視這件事...

∼黛君
 2011/05/25/3:12 PM

*************************************************

 

風想散心,就自吹。

雲想哭泣,就下雨。

陽想光明,就自燃。

你難道不是風雲陽的產物?

 

深呼吸一下,

該拋的就拋,

該棄的就棄,

拋棄不了的...

就帶著一塊兒散步。

 

讓風吹去那不屬於你的。

讓雨洗去那不屬於你的。

讓陽蒸去那不屬於你的。

 

你只需要唱歌歡笑就好了。

∼黛君
 2011/09/17/6:00 AM

 

**********************************************************************

 

我的娘家

在我心中真的只能用一句成語形容...

"家破人亡"

我昨晚突然想到自己這樣的遭遇,

竟然覺得這生命真是荒謬得可笑,

我的確忍不住大笑起來....

悲劇是非常可笑的事情,尤其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人世間變化相當大....

我以前覺得誠實很重要,

現在卻看到真摰更珍貴。

誠實可以是冷酷的,

真摯卻是溫暖的誠實。

∼黛君
 2011/10/11/3:43 PM

* "家破人亡"是人生必經過程,不需要特別可憐自己,也無需執著在悲劇上。發展出去的生命還是非常旺盛的。過不去的時候,讓自己大哭三聲,過去之後再大笑三聲....哈哈哈....

* 今日是我母忌日哩!....有些情是可以看開的,有些情是偶爾值得回味的,有些情是深埋著,只有不經意的時候曝露出來,只好讓它曬曬太陽....

* 我父親現在人躺在護理之家,受到六星級的照料,我隻身回台探望他,住在那空盪的老家堙A就像是寄宿了,因為沒有那熟悉的靈魂在那屋...如果要感覺一下什麼叫做空洞,這就是一種空洞。
其實我寫這段文的意思並不是要換來同情與悲傷....當我能夠想到這悲傷的情況而噗嗤笑出來的時候,它好像就是掛在樹上的果子突然發覺自己成熟了,就自然地隨著重力,落到地上一樣。那是一種心靈釋放。悲傷也有它自己的生命,那苦果也會成熟,也會從酸變甜。

***************************************************************

 

沒聽過柔情似水嗎?

在河流中的磐石會去斬斷流水嗎?

還是讓流水靜靜地從身旁流過?

柔情之水讓磐石生苔....

....一種共生的喜悅!

激情之水沖刷磐石污泥....

.....一種生命的洗滌!


情有錯覺嗎?

還是磐石執迷不悟?

 

有什麼東西需要被斬斷?

有什麼東西需要去執著?

∼黛君
 2011/10/24/3:30 PM

 

**********************************************************************

在FB 上認識賴合全老師,

他問了大家這些話:

想象一下,如果你没有姓名,你是谁? 如果你没有事业,你又会有什么感觉? 人生的意义,取决于你的名字与事业吗? 一个没有名字、没有事业的你,你如何有意义的活着? 赖全合岁月留声(五) / 31-10-2011

DJ覺得此句非常發人深省,回說:

當我們沒有名字的時候,就無法追求名...

當我們沒有事業的時候,就無法追求利...

當我們無法追求名利的時候....

那麼我們能做的是什麼?

或許我們才會...

看到星星、月亮與太陽....

聞到花香、草香與土香....

聽到蟲鳴、鳥語和風聲....

嘗到泉甘、果鮮和季節....

觸到石頭、樹幹及生命....

然後...

我們會用這些感觀訊息

來創造出和名利無關的文化....

∼黛君
 2011/10/31/1:20 PM

 

**********************************************************************

 

師有兩種,

一種是心中已有答案,等著把答案告訴學生...

一種是心中沒有答案,只引導學生自己去發現問題...

前者一開始就掐死了學習創造的潛能,

後者讓學習創造源源不絕,生生不息...

孔子學生很多,卻沒有一位敢超過他...

老子朋友很多,每一位都可以和他分享生命...

∼黛君
 2011/11/02/12:23 PM

********************************************************

這個社會是否競爭力太大?

這個社會是否知道的人太少?

有多少人怕別人知道自己不知道?

有多少人在假裝自己都知道?

為什麼有那麼多饒舌難懂的專業術語?

為什麼專家和一般大眾之間無法對話?

有多少 ‘中間人'知道專家在說什麼,

也知道大眾在說什麼?

有多少‘中間人'在做將‘專家語言轉換成‘大眾語言'的工作?

你們知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黛君
 2011/11/03/04:30 PM

**************************************************

我們來改變傳統教育模式!!!

舊有教育模式....把學校當工廠...

把學生訓練成短視近利,

僅焦點於商業生產的單一思考方式的知識份子....封閉式的教育

未來教育方向....應著重於藝術教育,

開發學生多向度思考方向,

進而增進個人創造能力及解決多層面問題的能力....整體整合式的教育

讓我們朝開放式的教育邁進!!!

∼黛君
 2011/12/15/17:01 PM

 

******************************************************************

不知是不食人間煙火慣了?

還是遜到不行的公民!

昨天才知道原來台灣有可能出現女總統!

剛剛跟從台灣回來的乾妹吃飯,才私下問她:

台灣什麼時候選總統?有誰在競選?

原來有3個人在競選!

不知自己何時患上政治冷感症?

不知自己何時不再碰報紙?!!

如果世界開始流行有機蔬菜...

會不會也開始流行“有機新聞” 跟 “有機政府”來?!

那或許得先有 “有機思想”的民眾來帶動流行吧?

∼黛君
 2012/01/06/21:16 PM

***************************************************************

我不懂政治!

但從列國周遊歸來,有一個感想:

 

若想出賣自己的家園...

就去打造一個廉價觀光業的渡假村。

賣一些與自己生活文化無關的紀念品。

 

若想健全自己的家園...

就得把手深入自己的鄉土堙A

用愛心去耕耘灑種栽培....

....這是我所謂的“有機文化”。

∼黛君
 2012/01/07/12:48 PM

************************************************************

大澈大悟只不過是個人修行而已...

懂得如何去愛...才是人性的昇華。

                                                         ~於情人節~

∼黛君
 2012/02/14/10:04 AM

**************************************************************

彿性最高境界是什麼?

難道不是...自在...嗎?

神性最高境界是什麼?

難道不是...大愛...嗎?

一個人若能隨時自在地把大愛帶到所到之處....

還需要修什麼行,拜什麼神呢?

為什麼最簡單的事情...

卻要用最繁難的方式去做它呢?

∼黛君
 2012/02/22/1:45 AM

********************************************************

空性豈是目空一切的驕傲?

空性只不過是虛心學習而已。

 

寓教於樂....

 

看不到生命是遊戲,

會有無明之苦。

 

不知道如何玩遊戲,

會有挫折之苦。

 

不按照規則玩遊戲,

會有悔吝之苦。

 

修行修到目空一切...

叫做走火入魔。

∼黛君
 2012/03/01/2:02 PM

**********************************************************************

 

多久沒上自己的書坊逛逛?!

 或許因為沒有互動關係,厭了自說自話,連自己都懶了?!

在臉書上成立了 “九藝館... Artshouse9”社團,

是公開的,或許你有興趣也可進來逛逛,或加入社團...

在這社團媮棳漅撮鷎x地。

你或許會問我為什麼要成立這個社團?

告訴你這個奧祕好嗎...

我看到了生命是一個很高深的藝術,

而藝術創作也是很奧妙的生命....

所以我就決定嘗試看看....

首先是想把它放在自己的網址上,

可是後來一想,或許先在臉書上看看它有沒有可能形成自己的生命?!

就是因為這好奇心作祟....我在臉書上成立了這個社團。

已成立七個月...

我看到那真正的藝術家...群....

那真正成功的藝術家是如此慷慨渴望與眾人分享他們的藝術...

分享他們的生命...

我也看到這社會大眾相對的是非常吝於給予他人讚美與鼓勵的。

難怪我們的生活空間越變越冷酷醜陋...

 

∼黛君  2012/11/11/4:44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