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 動


 

作者:鄭黛君

2009年9月6日刊登在 www.djbooks.net



  

  這一年來,嫡龍一直想換新車,十五年的 Camry Coupe,在性能上是有點兒老舊了,但從外表看上去,仍然比滿街跑的各式各樣車風雅,至少在嫡龍與舟子眼裏看來是如此。

  這麼多年來,在全溫哥華市也只看過另一輛有這同一顏色的同型兩門車。而同型的也數不出三輛。不過同色的那一輛車的後尾還加了個像賽車用的平衡翼其實只是裝飾用的,跟這輛車就有了分別,不能算是雙胞胎,只能說是兄弟車。所以嫡龍開的這輛舊車算是城裏獨一無二的車了。

  

  嫡龍一向只開兩門的車〈coupe〉,問他為什麼,他說只因兩門車看起來比四門車高雅一點,四門車看起來太守舊了。

  是呀!他是命中注定要開跑車型的,十七歲的時候,在修車廠打工時,兩位機械技師組好了一輛賽車,還慫恿他去開呢,不是因為他喜歡開快車,而是因為他開車比別人來得靈活,兩個眼睛好像長了複眼似的,連兩邊商店招牌上寫了些什麼怪異錯誤或人行道上的人的奇裝異服打扮,他都能輕易瞥見,而向舟子報告。

  其實仔細想想,他喜歡兩門車的原因之一,是他多具點兒自由浪漫的個性罷了。不過舟子當初不就是愛上他這性格,才嫁到異地來的嗎?後來才知香車只愛載美人,不愛載孩子,所以兩門車當然只屬於兩個人的世界,對車子毫不敏感的舟子也只好不當媽媽只當情人,跟著過這浪漫自由的日子,並學著欣賞兩門車的高雅格調。

  

  嫡龍之所以對四門車無好感,還與他第一次的開車經驗有關。他十五歲時,住在溫哥華島的維多利亞市的橡樹灣,當時他哥哥喬治暑假到外地打工,把他開的 1928 Chevrolet〈雪佛蘭〉墨綠色四門車留下來給嫡龍開。這輛比嫡龍大六歲的老爺車的架構是木頭造的,木框中心支撐車頂的木柱已腐朽,所以當同一側的兩個門同時打開時,車頂就會立刻塌陷約六英吋〈十五公分左右〉,每當他載同伴出遊時,同伴們也都學會了每次只能開一個門的訣竅。

  大概就是這個教訓,當哥哥喬治二十一歲生日時,他父母決定為他買一輛好一點的車,嫡龍就為他選了紅色的 1947 Dodge Coupe〈道奇兩門車〉。喬治一直保留著這輛車,直到成家之後。

  嫡龍十六歲的時候,在維多利亞市的街上看見一輛深藍色,輪胎上滾白邊的 1937 Chevrolet Coupe〈雪佛蘭兩門車〉。嫡龍對“她”一見鍾情,每次在街上看到“她”時,便尾隨在後。那個暑假,他在木材場打工,一百二十磅的體重搬運九十磅的水泥袋,存足了錢,便鼓起勇氣,去敲“她”主人的門,告訴這主人 〈原來是個機械技師〉他愛上了“她”。這機械技師最後把這輛車以加幣五百五十元的價錢割愛給了嫡龍。

  這輛車的車後有個無蓬而可折合的坐位,叫做 rumble seat〈輪波椅〉,可能是最後一年出產這種輪波椅的車。嫡龍的好友邁可最喜歡邀女友坐在嫡龍車後的輪波椅上兜風,因為坐在無敞篷的後坐有冷風吹襲,女友會忍不住緊靠著邁可求暖。

  嫡龍享有這輛 1937 Chevrolet Coupe 五年之後,卻因那浮動魯莽的年少心情,不明智地拿“她”抵購了一輛“年輕許多”的灰色 Chevrolet Coupe 二手車。可是這個決定卻讓他後悔一輩子。兩三年前,他還做了一個惡夢,問他夢到什麼,他說:“我夢到我把我那輛1937雪佛蘭的兩門車給賣了!”舟子安慰他的同時,心想:“這不是早已發生在五十多年前的事嗎?”

  

  嫡龍的“新歡”不如他想像中的理想,引擎常出毛病,所以蜜月期不到三個月,他就把“新歡”拿去抵購了一輛全新的英國車Morris Minor Convertible 〈莫里斯小型敞篷車〉 ,當然也是兩門的。這輛漆著傳統英國賽車綠色的 Morris Minor ,是嫡龍生平賺來的第一輛全新的車,也是生平擁有的第一輛敞篷車。他很喜歡無車頂兜風的自由爽快感覺。可惜這輛車馬力不足,而且頂棚會漏雨,即使是小雨,也會滲漏進車裏,使得車裏積水嚴重。嫡龍不得已,只能在車底盤上鑚一個孔,放水。

   這樣忍氣吞聲了三年,終於把“她”拿去抵購了一輛當時最新款式的白色 Volkswagen Beetle ,仍然是兩門車。這輛德國製的金龜車跟了他五年,直到他計劃帶妻女去歐洲旅遊兼工作一年,才把車給賣了。在歐洲期間開的是德製國民旅行車〈 Volkswagen Van 〉。〈按:德文volks相當英文的folks,德文wagen相當英文的wagon,所以 Volkswagen 廠牌名的意思是“國民車”,被譯為“大眾汽車”。〉

 當嫡龍從歐洲回到溫哥華後,買了一輛意大利製的小型灰色Fiat Convertible,通勤於任教的大學與西溫哥華之間。這輛飛雅特敞篷車帶給他許多樂趣,可惜太小,小到路上的行車都察覺不到“她”的存在,所以四年後嫡龍拿“她”抵購了一輛比較大而馬力強的跑車 ─ 1972 BMW 2002 ,還是兩門車,由於是二手車,乳白顏色雖不是他所好,但也可以將就。嫡龍非常喜歡這輛車的性能,只是由於馬力太強,性能太好,竟讓他連出了兩次車禍,擁有不到兩年,便把“她”賣了,帶一群建築系學生到歐洲觀摩教學去了。

  在歐洲四個月期間,由於他有個露營拖車 〈camping trailer〉的緣故,所以只好買了輛夠噸位的義大利製的紅色 Fiat 四門車來拖它。教學結束後,他把車運回了溫哥華,不到一年,便結束了他和這死沉無趣的四門車的緣份。

  1979 年,他買了一輛全新銀灰色的 Honda Prelude ,這是他所擁有的第一輛有電動滑動天窗〈sunroof〉的兩門跑車。自從汽車業出產了這種滑動天窗之後,嫡龍以後購買的車除了得是兩門外,還得有這個設計項目。

  

  繼之而來的十年,嫡龍面臨了人生最大的考驗,婚姻問題,財務問題,房產問題…

  在分居之後,他決定走出妻子感情出軌的陰霾,變賣了一切,與妻子平分,同時期,只因經濟危機,投資存款跌至谷底,加上房產大跌卻必須賣房子分財產,他失去了一切,唯一保住的財產是他的車與心愛的船,他額外分期付款給妻子,才不用變賣這艘1975年從法國運回來的帆船。〈讀者或許驚問:他還開船?是的,從十三歲獨立建造他的第一艘小木船開始,到擁有這艘法國船之間,他前後一共擁有過十三艘船,不過這是另外一個故事。〉

  在這些重挫之下,他的姨媽在這重要關鍵,明智地對他說了一句話:“ Now we shall see what kind of person you really are.”〈現在我們將可看到你真正是屬於哪一種人格的人。〉

  這期間,嫡龍趁教授研修假的機會買了輛德製國民旅行車,在歐洲漫遊了半年,找回了自己,回溫哥華後立刻離了婚。並租住在他妹妹的半地下室套房裏。

  單身的嫡龍,無事一身輕,再度自由浪漫,還多了自在的禪心,於1986年買了全新的 Honda Prelude ,又於1988年秋季到台灣客座教學,與剛畢業在系上任助教的舟子結了緣。當舟子於1989年夏天來到溫哥華與他結合時,嫡龍的財產就只有這輛三年新的深灰色本田兩門跑車及十四年新的三十四呎長的優美白色帆船,一個是“情人”一個是“愛人”。之所以看起來新,是因為嫡龍善於保養她們的緣故。

  

  讀者讀到此,算算年齡差距,看看他經濟狀況,想想他擁有的奢侈品只會貶值不會增值,而他生而狂放獨立的個性,似乎難以駕馭…可能會為舟子捏一把冷汗,或許私下會問:“你怎麼敢嫁給他?”

  或許愛情是盲目的。可是嫡龍在求婚信裏說了一句讓大多數的女人都無法拒絕的話:“ I want to fulfill your dreams. ”〈我要滿足你的夢想〉。舟子心頭一振,思想:其他男人好像都是倒過來說這句話的呀!當然他還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因為我單身十年,沒想到存款,所以在銀行積蓄只有四萬塊,可是我有一個穩定的工作,我會開始存錢。”舟子就愛這坦蕩真誠負責任的心胸。

  

  嫡龍特別喜歡這輛本田跑車,當他戴個太陽眼鏡,開這個車時,看起來比007情報員James Bond 還帥,這輛車的確與他很相配。

  只是婚後一年半,舟子父母見她獨自嫁到異地來,還要租房子,起了惻隱之心,賣了老家的房子,給了她一筆錢付頭期款,與嫡龍分期付款合買了一棟房子。嫡龍積蓄不多,只好變賣他這輛寶貝跑車,而開著他花了五千元加幣為舟子買的一輛天藍色的 Dodge 四門車。

  舟子極愛這嬰兒藍〈baby blue〉的四門車,因為這是她一生中擁有的第一輛車。她之所以會得到這輛車,是因為來到溫哥華後,必須學開車。這位連腳踏車都不會騎的二千金“和番”到這人生地不熟的荒涼西域〈二十年前的溫哥華確實少有人煙〉,一切都得以車代步。而教她開車的人卻是像開賽車一般開手排檔跑車的丈夫。

  

  舟子對這 1986 Honda Prelude 一向沒有太大好感,嫌她底盤太低,坐在裏頭感覺到車肚好像是貼著柏油馬路的粗糙地表跑著,令她翻胃。並且當時本田跑車的方向盤沒有 power steering〈利用車輛本身引擎的動力操縱〉的設計,對喜歡開跑車的人來說,不設這助轉動力的方向盤才能完全感受到操縱車子的敏感度〈或許是為了滿足征服欲?控制欲?〉,可是這令當時手力缺乏鍛鍊的舟子來說,要轉運它時都得咬牙切齒地猛使勁,彷彿抱著這個女人跳舞,她卻猛甩頭反抗一般。這時舟子才深深體會到跑車是屬於男人開的,只有那柔腸鐵漢才有能耐牽引著冷豔的美女跳著探戈舞。舟子無法想像兩個女人跳探戈的情趣。

  還有一事讓舟子難耐的是,嫡龍喜歡打開滑動天窗。強烈的陽光總是會照在舟子臉上,而單身十年的嫡龍並不懂得憐香惜玉,還強調:“陽光對你的身體很健康。”舟子只能忍氣吞聲。

  雖說他不懂得憐香惜玉,然而第一次為這輛車吵架,還是因為嫡龍為了替舟子關車門而引起的。嫡龍保留了西方紳士的作風,不管走到哪兒都喜歡為舟子開門關門。而偏偏舟子從小到大除了小時讓爸爸開過門之外,沒這麼被男性禮遇過。就在嫡龍手仍夾在車門把上時,舟子沒注意,順手把車門一關,差點兒弄傷了嫡龍的手。愛上這麼不懂情調的情人,你說他能不惱火嗎?從那時起,舟子學會了細心而大方地接受別人的服務。

  

  朋友說千萬不能讓丈夫教妻子開車,否則會鬧離婚,再溫柔的男人一旦變成妻子的教練,他那潛藏的大男人主義頓時會原形畢露。這兩人沒聽勸告,果然,在不勘丈夫大呼小叫地用絕對權威的大男人主義方式來教導因英文不大靈光而反應遲鈍的妻子開車時,惹惱了的舟子猛踩了煞車,把車門猛狠地往身後一砰,趾高氣昂地逕自走回家去。吵了幾次離婚架之後,雙方協議以後吵歸吵,但是不能提到“離婚”這兩個字。過沒幾天,嫡龍開回來這輛自動排檔的嬰兒藍道奇四門車來讓舟子學習。這在別人眼裏看起來是老先生老太太開的無趣保守車,卻讓舟子喜出望外。

  在舟子眼裏,這輛道奇車比那輛本田跑車好駕馭多了,因為是自動排檔,上下坡時就不用費心想著該換那一檔,也不用擔心換錯檔車子就任性罷工的問題。這四門車還有一個非常的美德,就是有“容人的雅量”。因為車內前後座位均寬敞,加上後座進出容易,舟子的父母來看愛女時,嫡龍就得用這輛車載岳父母出遊。而這輛車確也任重道遠地載了四人從溫哥華開了幾千公里到洛磯山山脈的 Banff 鎮,看了聞名的路易士湖,盤升在高山峻嶺間去造訪大冰原的奇景,才又回到溫哥華,完成了四人長途旅行的第一次壯舉。

  如今為了買房子,嫡龍必須賣這輛跟著他已五年的心愛跑車,卻沒想到還得開舟子這輛廉價又毫無品味可言的保守美國車,有點虎落平陽的委屈。所以每次坐進這輛車,舟子就可以聽見嫡龍發出像西部拓荒電影裏頭的 Clint Eastwood〈克林·伊斯威特〉一樣的男子漢的牢騷:

I really hate this car.”〈我真的很討厭這輛車。〉每次聽見他抱怨,舟子就會忍不住大笑。

  

  駑馬不配英雄騎,孬車不該好漢開。當然過不了多久,嫡龍就從報紙上找到一輛只要價七千元的深藍色的 1987 Toyota Camry Sedan 二手車(sedan意為四門轎車) 。嫡龍感嘆地說:“ A huge improvement over the Dodge, but still too many doors.” ( 比道奇要好得太多了,可惜仍然太多門了。)為什麼是四門車?當然是為了舟子父母的緣故。雖然嫡龍停止了抱怨,但是舟子知道“她”不是嫡龍眼裏的“西施”。

  

  1995 年實在是太美好的一年,嫡龍與舟子談論了好幾年的旅行車歐遊一年計劃,終於因他的教授研修假而有了眉目。然而這龐大的費用並不是他研修假70%的薪水所能支付的,而舟子也必須辭去工作才能成行。樓下套房已租了人好補貼房屋貸款,兩人盤算把樓上房子也租出去,但是仍湊不足錢。天意讓嫡龍的哥哥要在這時擴建房子,嫡龍以四分之一的設計費加上舟子只算做模型的時數接下了案子,這工程卻也多添了一萬多塊加幣。兩人離歐遊每天八十元的預算就非常接近了。

  問題是露營車的錢該怎麼籌備呢?房屋貸款已讓兩人夠省吃簡用了,還要養嫡龍那艘寶貝帆船。可是嫡龍承諾過要滿足舟子的夢想的。而舟子在認識嫡龍之前正努力學德文,好到德國留學,好以德國為中心往外造訪歐洲每個國家。這遠大的計畫只因嫡龍的出現而中斷,而嫡龍無時無刻都渴望著把他所認識的歐洲全介紹給舟子。他要她成為他的最佳旅遊夥伴。

  就在兩人籌劃買二手德國國民旅行車的錢的時候,偏巧在95年初,嫡龍的父親因九十二歲高齡而去世了。舟子記得她公公過逝的前一天,舟子獨自站在他旁邊靜靜地陪侍著,他突然醒來,只見舟子一人,欣然展露出驚喜開懷的笑容來,等到其他人出現時,那燦然的笑容就曇花一現了。他沒有留下太多財產,一層公寓變賣了之後,四個兄妹就各得四分之一的所得。嫡龍得到的這四分之一財產剛好足夠買一輛全新的德製 Volkswagen Van〈國民旅行車〉。

  運氣在生命中扮演著重大角色。六月初,兩人興高采烈地到Volkswagen車商處尋車,一位三四十來歲的德國經理接待了嫡龍與舟子。嫡龍提及在加拿大付款而在德國提貨的計劃,因為他以前幾次歐旅都是如此安排的,這是Volkswagen車商在加拿大促銷旅行車的方案,只因加拿大人非常喜歡到歐洲自助旅行。這位德國經理耐心聽完兩人偉大的旅遊計劃後,熱心的建議道:“你們非常幸運,因為這促銷方案即將終止,你們要買的旅行車將是最後一批能在加拿大付款德國提貨的,以後這款旅行車將在加拿大廠製造。不過既然同款車在德國賣價幾乎是加拿大價錢的兩倍,你們不妨待明年歐旅一年之後,以原價賣給德國那邊的經銷商,如此一來,你們等於是免費租車一年,而且你們要買柴油車,因為歐洲汽油價格是柴油的兩倍…。”

  一個人不必記得生命中的敵人,但是絕不可忘記生命中的貴人。沒有這些貴人,你所有的夢想都不會達成。

  1995年七月一日,兩人在德國法蘭克福市附近的迷人的Bad Baden小鎮提領了這輛白色的VW旅行車。她是舟子第二輛最心愛的車,因她成全了舟子歐遊之旅的美夢。而嫡龍也不討厭她,因為她讓他實現了對舟子的承諾,而且她只有三個門。

  1996年七月一日,兩人將旅行車開回Bad Baden小鎮,帶著等值於三萬多元加幣的馬克現金飛回溫哥華。〈這三萬多元被用來整修了廚房、加建了餐廳,讓舟子多了間書房寫作…這是另一個故事〉

  

  一年不見,那輛停放在車庫裏的深藍色的1987 Toyota Camry Sedan仍然完好如初。這日製豐田家庭車的品質已經好到沒什麼可挑剔的了,可是嫡龍對兩門車的愛好並沒有減退。當房子整修好了,生活回復原狀,嫡龍安定在教書的環境裏,舟子仍舊不斷地換工作〈又是另一個故事〉…嫡龍的自我挑戰心理似乎又浮動起來了。他愛上了1994 Camry coupe

  舟子還記得他從車商那兒逛回來時告訴她的興奮神情,那是十一年前的事情。當時家庭經濟情況有點兒捉襟見肘,因為兩人剛從歐洲遊歷一整年回來不到兩年,錢花光了不說,還透支;回來後還得立刻請走了房客,把樓下套房做了擴大整修,好迎接辦好了移民手續即將來溫哥華坐移民監的父母;而歐遊回來後不久,又將賣了Volkswagen旅行車的錢做了廚房的整修及增建;加上每月房屋貸款,而建築不景氣,舟子在服裝店賣衣服的薪資微薄,嫡龍的大學教授薪資除了付房貸外,還要養他那艘二十三年前從法國運回來的寶貝帆船…所以手頭當然不寬裕了。可是他第一次看見那輛 1994 Camry coupe 時,情不自禁地愛上了“她”。舟子不忍心澆他冷水。

  嫡龍沒浪費太多時間,第二天就興沖沖地帶舟子去看車。舟子心理並沒有準備好,她盤算著經濟問題,並且兩門車很不適合帶著來加探女的父母出遊,而她因他以前那輛本田跑車的不良印象而對兩門車仍心存偏見。

  舟子記得那天下好大的雨,這四年新要價兩萬出頭的二手車停放在車商的露天停車場裏,已因濕漉而損了容顏。第一眼見到她時,舟子有點不屑地問道:“這是個什麼顏色?”嫡龍說不上來,售車先生說不上來,進了展售屋內和其他銷售員商討一陣子後才擠出“taupe”這顏色名稱來,嫡龍對這荒謬名稱搖頭嘲笑說:“這會是個什麼顏色?”售車先生戲謔地指著車外淋漓的那輛車說:“就是那個顏色!”三人不覺相視而笑。

  這編出來的“taupe”到底是個什麼顏色,舟子到現在才突然有了個靈感,它不是深灰褐色,而是“銀色紫羅蘭”。試車的時候,舟子驚覺這“銀色紫羅蘭”肚量竟然如此寬大。後坐比現有的四門Camry更寬敞舒適,進出時也不太費手腳,舟子的父母應該不至於抱怨。而她具備的六個汽缸馬力比現有的四個汽缸馬力強得多了,自然行駛起來比現有老車要平穩安靜許多。雖然皮椅感覺有點兒冷,但是所有最新型的設備她全有了,還包括推出不久的安全設施─ Air bag〈安全氣囊〉及 ABS break〈防鎖死煞車系統〉。而且她的確是滿街跑的汽車中造型最優雅大方的跑車之一,舟子沒見過這種車,“銀色紫羅蘭”的確與眾不同。舟子完全能體會為什麼嫡龍愛上了她。不需費吹灰之力來說服,舟子同意讓嫡龍把“銀色紫羅蘭”帶回家。自此嫡龍不再怨車尋車。兩人每次走近她身旁都會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一般忍不住發出讚嘆。

  

  如今“銀色紫羅蘭”跟著嫡龍與舟子已十一年了,這十一年中,人世變遷很大。舟子父母無法忍受溫哥華的冬天,放棄了移民,到蘇州買房子去了;嫡龍厭倦了教書,提早一年退休了,過不了兩年,只因股市十年牛市,舟子也跟著退休,兩人每天同進同出地享受退休人的生活,夏季出海,秋季若有餘力出國旅遊,春冬保健養生,平時呼朋喚友或小酌或聚餐。幾年前舟子母親突然過世了,今年父親也住進了護理之家。

  

  美人會老,年過十五的“銀色紫羅蘭”也開始發出呻吟。該換車了,可是嫡龍與舟子都捨不得她,然而帶她進廠次數開始積累起來時,嫡龍拉舟子到車商處遊逛的次數也相對增多。有趣的是,除了尋訪兩門跑車以外,他也開始注意起Subaru的四門多用途休旅車SUV來,因為他考慮到今後舟子開車的機會可能會多起來。

  由於尋車次數多了,今年初舟子還做了個有趣的夢。她夢到她坐進一輛紅色跑車〈兩個月後經過一家車商展示窗,才發現造型竟然如最新型的意大利製 2009 Ferrari Coupe。〉不過夢裏的紅色跑車有四個門,因為舟子開了後門坐了進去,而驚訝發現車裏沒有司機,只有一個聲音告訴她這是輛 “Buddha’s car”〈佛車〉,原來舟子做了個英文的夢。這佛車很奇特,只要舟子動念想要去哪兒,這車就會自動啟動引擎載她到目的地,然而這車性能極好,引擎啟動時竟然聽不到它的聲音,而且出奇地平穩,車裏是浩瀚宇宙般的漆黑及星光閃爍般的柔光,坐在裏頭讓人感到無名的寧靜與平和。舟子動念要去載她的從義大利羅馬來的好友若娜塔。優雅好強的若娜塔一見到佛車,直覺反應便坐進前座駕駛位置準備開車,舟子在後座親密地喊她:“若娜塔,若娜塔,你可以坐到後坐來和我聊天,這是輛佛車,可以自行帶我們想要去的地方。”

  

  接下來的半年,舟子因父親發生意外,先後趕回台北三次與姐分憂,顧不及嫡龍的喜怒哀樂。待舟子終於能回溫哥華喘息之後,驚訝發現嫡龍失去了帆海的樂趣。在舟子眼裏,嫡龍是大海之子,自從他十二歲在父親餐廳裏打工,十三歲自己建造了一艘小木船到橡樹灣外的印地安人小島探險開始,便沒有離開過大海。二十年來,除了1995年在歐洲遊蕩無法出航以外,他兩從沒錯過一次夏海之旅,而這艘全新從法國 La Rochelle 造船廠被嫡龍領出後就跟了他三十四年的小白帆,可是陪他渡過生命中最低潮的忠心伴侶呀,如今他對這“愛人”不再感到心跳,對帆海的感覺就好像車鑰瞬間熄了火一般,失去了發動力。

  嫡龍想賣船,舟子說再觀望一兩年吧,只怕你明年對“她”死灰復燃。舟子感受到這事非同小可,卻又不敢輕舉妄動,只能靜觀其變。當一個男人不再需要藉挑戰來證明自己的時候,那會不會是大智慧的開始?他的心態是開始老化?還是開始更新?為人妻子呀,你該如何順應你男人的心理變化?你試著探問:“你現下的快樂是什麼?”他毫不猶疑地回說:“跟我最心愛的人在一起。”你突然警覺到他的快樂開始建築在你的身上,你開始擔心:“他以前獨立自在的野性到哪兒去了?”如今他所有的人生挑戰都經歷過了,夢想都達成了,該奮鬥的都奮鬥過了,該玩的都玩過了,舊有的世界已逝,新的世界卻又差強人意,海面上遊海者不再是浪漫帆海人,而是財大氣粗的暴發戶駕著橫衝直撞的遊艇在蹂躪脆弱的海岸線,以前像是跟長頸鹿悠閒漫步在伊甸園中,現在卻像是要躲避暴龍的攻擊及霸佔你的時空。他不忍目睹。你看到兩人花了心力經營的家園已舒適得跟住在天堂裏沒有兩樣,連蟲鳥走獸都來分享,前幾天還飛進一隻蝙蝠來報喜呢。戶內戶外有著這樣的生活對比,心靈是否會漸漸封閉到自我空間起來呢?還是凡事都有個結尾,當它來臨時,你只能接受,問“為什麼”已是無意義。只是嫡龍結束這帆海的章節似乎太過唐突,他的下一章節該怎麼開始呢?舟子只知道一件事:“當一個人把快樂建立在他人身上,他會失去獨立自主的快樂。”她不希望這情況發生在嫡龍身上。

  

  這天下午,嫡龍閒著沒事做,心血來潮,邀舟子去看車。舟子心裏盤算著:如果他對他的“愛人”死了心,而“銀色紫羅蘭”又已漸老,至少她可以幫他找個新的“情人”。

  兩人原本要去看Lexus的兩門跑車,因他在舟子還在台灣時已在這家Lexus車行看上了一輛二手車,只是當時舟子不在身邊沒得商量。其實他每一家車行幾乎都參觀過了,就是沒看到中意的,而非常喜歡的卻又恨自己香檳品味啤酒預算,看上了BMW coupe又嫌擁有她的人都是黑道及青少年,他不想跟他們同道。舟子在溫哥華每每看到開BMW敞篷車的幾乎都是染色金髮美女外加手上一隻手機,邊開邊拿著手機講話,她跟嫡龍開玩笑,如果他去買了BMW敞篷車,那舟子還非得去染個金髮不可。舟子知道嫡龍並沒有買車的衝動,他現在花錢總是會先想到為舟子留老本。而他審美眼光獨特,要想打動他的心房並不是那麼容易。可是現在途經豐田車行,舟子突然有個衝動,建議先進去逛逛。

  豐田今年沒出跑車,這家車行只展售家用車、休旅車及油電複合動力車 ─ Hybrid。兩人前陣子已看過這省油又低污染的車,雖然很喜歡這加入環保行列的汽車新科技,只是兩人與現下汽車造型不來電,想等車廠出了兩門的 Hybrid 跑車再說。如今重新與 2009 Camry Hybrid 相逢,似乎對她的評價有些改觀,去年嫌她太過龐大笨重,如今看起來卻覺得穠纖合度。

  這時來了一位售車先生,聞到兩人“對她有意”的味道,前來告訴他兩將要推出的 2010 Camry Hybrid 要漲價了,而且會漲很多,現在買2009的 Camry Hybrid 最划算,而且現在買油電車還有政府獎勵補助兩千元。舟子一聽,慫恿嫡龍試車。嫡龍抱著好奇的心態點了頭。

  

  愛有許多層面,而“墜入情網”這種愛是令人難以控制的,英文稱之為 fall in love,就像人落入井裏一樣難以自拔。當嫡龍不用開鑰匙,而只是輕輕觸摸啟動按鍵的那一剎那,這輛車便輕柔地滑行起來。舟子安靜地坐在旁邊,卻心花怒放地愛上了這高科技的靈敏度,像星際探險的航艦一樣,“她”是個有生命的電子儀器。生命是奢侈品,只有真正懂得生命的人才知道如何去享用生命。當機械式的車子已被加入了人性的靈敏時,你知道新時代誕生了。

  嫡龍對這輛車的靈巧性能感到訝異,他沒有被女人帶著跳華爾滋過。可是這女性的溫柔令他有點兒難以抗拒。這具有靈性的車似乎起了催眠術般自然地哄誘他放鬆下來,以前的野虎變成了順貓,你察覺到他開車的方式不一樣了。淨過心的人說話如吐蘭一般,他柔聲地問舟子要不要試開看看。舟子已“墜入情網”,她沒辦法拒絕“她”。當舟子輕輕轉動起方向盤,她記起年初夢到的佛車。啊!這車非常接近那禪靜的和順,這汽油引擎已與電動馬達陰陽合德了,當舟子在紅燈前踩了煞車時,她聽到“她”輕吁口蘭氣,整個車身頓時化為寂靜,所有動力均歸於零,沒有一絲污染,直到你下次踩油門,才知她靜靜地等候你的使喚。這般溫柔,這種功成身退的謙卑胸懷就加在這“美人”身上。

  嫡龍見舟子有意,進一步和售車先生談了價錢。不知是因這位先生大後天就要帶妻子坐豪華郵輪度假需要錢用,或是嫡龍與舟子天生有省錢的好運,無需嫡龍多費唇舌,他說了:“除了政府優惠省稅兩千以外,我們外頭有一輛示範車只開過九千公里,還可少你兩千,而我們車行願意以三千元收購你們的1994 Camry coupe,而這 Hybrid 車的油電混合驅動系統的保固期限是八年…。要買得快下決定,因為全溫哥華只有這一輛 demo Camry 油電複合動力車。而且2010的車型還取消了2009車型的自動開門偵測系統,因為太費成本製造,划不來,除非是豪華型才有這設備。”

  舟子聽到此心已發癢,他兩都知道行情,這售車先生說話不假,而且還很熱心。然而嫡龍今天是要帶舟子去看隔壁 Lexus 的兩門跑車的,他不願現在做決定,他徘徊在新歡與舊愛之間。

  當兩人出了豐田車行而轉入Lexus車行時,該車行已關門,原來兩人在豐田車行磨蹭了一下午。而嫡龍要讓舟子看的那輛跑車已被買走了,停車場上停了幾十部待售的車,沒有一輛令嫡龍心動。兩人只好打道回府。

  如果不是舟子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這新科技的 Camry Hybrid ,嫡龍可能會繼續尋找下一輛能令他心儀的兩門車。可是舟子不願錯過這麼好的“特價品”。另外一家車行只願以一千五的價錢收購“銀色紫羅蘭”,儘管她被保管的很好,且還能開上好幾年,可是現下社會不是以實用性來評量物品的價值。而這麼好的油電混合車不但省油,又可以減少廢氣污染,而且電池組自動充電,不用擔心耗電問題。再者,買這輛幾乎全新的示範車一下子為兩人省了七千元,對舟子來說錯過了太可惜。嫡龍誠心想找一輛舟子也喜歡開的車,他很清楚地知道就是這一輛。儘管他對電腦觸感相當陌生,可是新時代已降臨,他不跟進就會被淘汰。第二天他打了電話給售車先生。第三天他和舟子把“銀河”開回家。

  為什麼稱她為“銀河”,只因一位朋友很愛她的紅色 Prius Hybrid〈豐田的另一車型油電車〉,把“她”命名為“Poppy”〈紅罌粟〉,她問舟子為他們的銀色油電車取了名沒有?舟子思考了一下,迸出了“Milky Way”來。

  你好奇地問嫡龍喜歡“銀河”嗎?他說喜歡是喜歡,可是太多門了。兩人把“銀河”開進車庫時,發現她的確比“銀色紫羅蘭”長寬高各多了兩英吋。嫡龍強調她還比“銀色紫羅蘭”多重10%呢。可是兩個星期過後,她不需要加油,再過兩個星期,她還是不進加油站,整整過了一個月又三天,嫡龍才說“餵她的時候到了。他加滿了五十升的汽油。以前的“銀色紫羅蘭”噸位較小卻得兩個星期加一次油呢。

  對於嫡龍來說,每天和“銀河”會面都像是在談戀愛階段,他有好多驚喜的發現。一坐進車子,銀幕上會出現“歡迎你”的字幕,如果你很省油的開車,方向盤前的小螢幕會顯示“Economical”〈經濟的〉來獎勵你。那天嫡龍熄火時,螢幕竟顯出“Excellent!”〈極優的!〉來誇讚他的技術,嫡龍竟像中了彩卷一樣歡呼起來。你看見他每次開車都像玩電腦遊戲一樣,想要再獲得一次“Excellent!”的獎勵。你發現他開始對她的感覺是“The more I see you, the more I love you.”〈我愈見你,便愈愛妳〉

  今天早上嫡龍翻開了報紙售車廣告版,他把舟子喊來,只見Lexus出了2010的Coupe。他說:“等到他們出了兩門的油電車,我就把‘銀河’拿去換了。”舟子笑了。

 

   1994 Camry coupe “銀色紫羅蘭”〈十五年新〉

                      “銀河”  2009CamryHybrid

 

 





出處:
黛君書坊
/ D.J. Books
www.djbooks.net



P.S. 版權所有,讀者若有心傳閱,請將出處一起傳遞。謝謝。
 
Copyright © 2010  www.djbook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