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 心 齋 黛君書坊

§ 在[自我解放的冥想]中         2011/12/23 發表

 

自閉

自閉....被愛拒絕.....也拒絕去愛.....
自壁......用荊棘護牆.....
內心深處渴望的卻是....愛......

被帶粉紅色的紫色擁抱.......
再給予一點綠意的生機.....
碰得....
需要很大很深的愛,才能化開荊棘.....

自閉...看到的全是自我...
當牆拆除了,自我也瞬間消失,
剩下的只是愛...
當愛大到與宇宙畫上了等號...
才有能力感受到...似有似無的輕…


                    ~黛君  2011/09/29/8:38PM

 


問啥?

生命沒有答案,
只要能自圓其說,
說服自己的心,
就是現下的答案。

                        ~黛君  2011/01/13/7:10PM


放下

天下最難過的關是情關。
最難放下的是自己。

                ~黛君 2010年3月23日 10:22 AM

 

定心

生命是時空的產物,
只有帶著過去的經驗,
看到未來的遠景,
才能在當下定下心來。

                     ~黛君 2010年1月5日
                            清晨4:48覺醒

 

獨處

有能力獨處的人,才有能力思考。
有能力思考的人,才有能力擔當重任。

                            〜黛君於2009年12月22日

 

知覺

對每一個片刻有知覺,
即是活在當下。
知覺是腦知與心感覺,
當知覺越深刻,
便越有能量來跳出生活的局限。

                                〜黛君於2009年12月1日



自由自在


“自由”或許難求,
“自在”卻隨手可得。
一個人若能同時得到自由與自在,
就不需要求神拜佛了。

“自在”是人與生俱來的稟賦,
只是不斷地被人為的環境所剝削扭曲。
當人開始不斷追求目標的時候,
即使給予他再多的自由空間,
他也無法自在地享用。
無法自在的人,
自由對他來說是無意義的。

“自在”或許屬於孩童們的專利,
只要沒有大人在他們身邊
不時地耳提面命叮嚀時,
你會發覺他們開始自得其樂地
盡情而專注地玩耍起來。
你如果觀察久了,
或許就在那個剎那,
也會跟著融入孩子們的無憂。

當思想拋棄了過去,
又忽略了未來,
整個精力開始投注於眼前的生活時,
或許寶貴的生命便為“自在”開了一扇門。


                           〜黛君於《流動的帆影》2004

 

快樂是什麼?

我問丈夫快樂是什麼?
他說:「跟所愛的人在一起。」
我得知他的快樂建立在我的身上。

我問姐快樂是什麼?
她說:「得到滿足即快樂。…

又補充:「是身心靈的滿足與和諧。」
我不知要如何做,才能滿足身心靈。

我說:「我的快樂來自於
能夠感受到身邊事物的美好。」
她回說:「那得建立在
身心靈的滿足與和諧之後,
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原來快樂是如此多元化而充滿依賴。
我要問:
「有沒有不需要依賴任何因素
而自我產生的快樂?」


                                〜黛君於2009年8月7日

 

 成功度

如果這個社會 …
不是以名利地位來衡量一個人的成功度,
而是以一個人能帶給多少人快樂為度量,
則社會面貌會全面改觀。

                        〜黛君於2009年6月12日

 

 靜 心

人必須先把心靜下來,
才能享受悠閒的生活。

靜心不難,
只要把掛在心裡的事情解決了,
心就會自然靜下來。

問題是…
掛在心裡的事情,
未必能夠一一解決。

不能解決的事情,
是不是只能學會放手?

問題是…
放手難學,
它只能被頓悟。

頓悟不難,
它只是剎那間的事情。

問題是…
人可能要花一生的莽撞、愚昧、折磨…
才偶然瞥見那一剎那令人頓悟的光芒。

如果沒有機緣去瞥見令人頓悟的一剎那光芒,
那麼,放手變成不可能,
靜心變成不可能,
享受悠閒的生活也變成不可能。

質能令時空彎曲,心境卻造就一切。
如果“質能告訴時空如何曲度,
時空告訴質能如何行進”,
心境則告訴靈體如何在時空中曲進變化。

                〜黛君於2009年6月2日於Centre Bay


創 造

創造力來自實實在在的生活經驗。
生活經驗來自周遭活生生的人事物。
唯有融入其中,
才能捕捉稍縱即逝的生活瞬間。

生活瞬間不是抽象的產物,
創造力卻是把它抽象化的過程。
而其成果則以實象表出。


                〜黛君於2009年3月15日

 

覓 神

你說神存在,
我說你可能是對的。

你說神不存在,
我也說你可能是對的。

你說我沒有原則,
我無法反駁。

我無法對無形的現象
做有形的斷語。

在渾圓的太極圖上,
你若處在極陽,
如何看得到極陰?
反之亦然。

唯有在劃分陰陽的曲界河上,
你才能同時看到陰陽兩界。

當你在陽中之陰
或陰中之陽的動點上,
你也可感受到對岸的吸引力。

或許只有在這樣狀況下,
你才能發現
神處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

                                        黛君於2008年5月13日

 


To Be or Not To Be

我以為我是,
結果發現我什麼都不是。


我以為我什麼都不是,
卻又發現我是。

原來,當我是時,
才能感受到不是。

當我不是時,
才能看到是。

或許,只有走在潮間帶上,
我才能讓是與不是同時存在。


                            〜黛君於2008年3月18日




回到賞文亭

Copyright © 2011  www.djbook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