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 情

一九九七年六月六日




你心如何悅我?

採一團蒲公英花絮,

許一個心願,

集一口氣,

輕輕向她吹去。

散得她

輕柔柔地,

向藍天飄揚。




  在前院拔野草,還拔出心得來。蒲公英根粗而深,必須挖小孔,深入土裏用手抓住葉根部份,不斷輕搖才能連根拔起。Buttercupinternet的網絡一樣膚淺延伸繁殖,比蒲公英還猖獗,我得把手伸入它們網根之下,把土弄鬆了,再把它們一束束的根絲從鬆土裏抽出來,否則漏掉的那一束根又會很快地蔓延出去。

  其實我跟這兩種植物沒有仇恨,反而挺喜歡它們的,可是它們在花園草坪上亂竄雜生,實在影響觀瞻。

  人的感情跟這兩種草的根似乎沒什麼兩樣。有的人深深的愛,有的人泛愛。深愛的根不易移除,泛愛的根無暇深根,卻牽連出許多複雜關係來。

  我更愛蒲公英的執著與任性,卻開出鮮艷可人的小黃花,每朵小黃花更幻化成蓬鬆細柔的羽球來。每一個被風吹去的白羽仙子,只要落到有土的地上,就要迸出強靭的生命力來。

  在這前院,我一邊使勁拔除這根深的蒲公英,一邊為它們惋惜,這就是每年春夏之際我與蒲公英的祭典儀式。

 


  









作者:鄭黛君

2010年9月4日刊登於
黛君書坊/D.J. Books
www.djbooks.net



 
P.S. 版權所有,讀者若有心傳閱,請將出處一起傳遞。謝謝。

Copyright © 2010 www.djbooks.net  All rights reserved.